穿越——雪雨太白路

 2010年06月06日    678次    50条     

准备篇
       我在1999年初制定的登山计划是2882米的小五台山、3058米的五台山和3767米的太白山。春节登小五台山失败,3月登顶五台山,五一再返小五台山,登顶成功,于是,登太白山就提上了日程。自笨笨、胡狼、mudplayer三位北京山友去年10月登太白山后,我就注意收集有关资料。今年春节,山野俱乐部组织登太白山,在海拔3300多米处因大雪而下撤,向山参加了这次活动。五一我与绿野俱乐部登小五台山时认识了向山,与他约定国庆节登太白山,并且是穿越。
       登太白山有一定难度,参加的人应该少而精。向山虽然回绝了不少山友,但到出发前开准备会时,已有七个人了:向山、阳光、JJYFOOT、JH、太白客、张大姐和我,五男二女。准备会上,大家传看了太白山的资料,讨论了装备和登山路线。装备问题上,初步确定带四顶帐篷,每人背不少于2升水,主食由向山在西安的朋友购买,另外,向山和我各带一个GPS,JJYFOOT带一对对讲机。在登山路线问题上,大家分歧较多,由于北坡是旅游路线,交通方便,而南坡的厚畛子乡车辆少,经过权衡,我们决定走南坡的新路线上山,登顶后视情况再决定是从北坡90里长的汤峪路线下山,还是走160里长据说沿途景色不错的营头路线下山。整个行动向山估计需5、6天,我则比较乐观,希望能在10月4日晚回到西安,这样5、6日两天可以去登华山。
       接下来就是买车票、整理装备。由于我们确定参加的人数时离国庆节已很近,买车票很费了一番劲。直到9月30日,向山与我联系,说又有老赵、国升两人参加,其中国升曾参加过春节的登太白山。这时,卧铺票已经极难买了,向山费了很大力气,才搞到30日K55次北京西至宝鸡的七张票,K41北京西至西安的两张票。这样,老赵、国升乘K41次,其余人乘K55次。
       29日,我从笨笨那里借到GARMIN 12 GPS,因没有说明书,只好自己一点一点摸索。晚上装好包一称,居然有20多公斤!我带一个装1升水的保温杯和一瓶1.5升矿泉水,热水是一定要带的,于是将那瓶矿泉水倒掉一半,又去掉一些食品,勉强减到20公斤,还是大大超过了我的体重允许的负重范围。本来在准备会上决定为了防野兽,我带一柄丛林之王,但它重一公斤,而且太长,很难放在身上,我现在已负重20公斤,只能放弃它,改带瑞士军刀。
       30日,将背包带到单位,上班路上用GARMIN 12定了一些点,学会了简单操作。下午2点,赶到北京西站,与向山等人会齐。3:10,K55次驶出车站。
       大家早已习惯了背包出游,不再有远行时的心情激动。车上,大家讨论登山计划,评价个人装备,研究GPS使用方法,因为相同的兴趣爱好,旅途倒不寂寞。
       列车过冀中后,下起雨来,向山与北京联系,说北京正在下大雨,不知是否会影响到明天的建国50周年庆典。再与西安的朋友联系,得知天气预报西安明天有雨,真是糟糕。

10月1日
西安->厚畛子乡       中雨
       6:09,我们七人准时到达西安。出站后,找到了向山的朋友老贾。老贾是个热心人,已为我们包了一辆面包车,买了100个馕、肉夹馍用的面饼和10斤牛肉。天阴沉沉的,老贾说会下中雨,我们都担心这场雨会影响这次行动。7:55,接上乘K41次到站的老赵和国升,将背包和自己都塞进面包车里,我们沿西安——宝鸡高速公路向西驶去。我打开GARMIN 12,一路上记录车行的轨迹。车上,考虑到有向导带路,行进速度和水源都有保证,我们决定雇向导。车在武功、周至出口下了高速路,折向南行不久,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天变得黑乎乎的,能见度只有五、六十米。9:30,在周至县开上108国道。过了周至县后,进入山区,车沿盘山公路不断升高。GARMIN 12在山区接收信号差,画出的轨迹断断续续的。雨小了一些,公路左侧是条大沟,沟底就是黑河,越往前走,沟越浅,而水声越大;公路右侧是绝壁,有时能看到塌方的痕迹,有的地方绝壁伸出,公路象在屋檐下,雨水沿屋檐流下,落在车顶上,噼哩啪啦地响。山区云雾多,萦绕缠绵于群峰间,景色很美,车里不时发出赞叹声。海拔不断升高,11:30,我们到了沙梁子,在这里驶出108国道,停在黑河森林公园的入口处,有人拦住车每人收了10元门票钱。下车方便时溜了一眼管理站里的电视,庆典活动还在进行中。车继续沿黑河向西、西北方向开。路面铺着砂石,不时有凸起的大石,车压上去颠簸不平。突然,车底盘“哐”地一响,司机急刹车,只听见车下“哧哧”漏气声,我们以为车胎扎破了,下车一看,是大石将空调管道撞破,氟漏了出来,好在现在不用空调,继续前行。司机小心多了,见到凸起的大石绕着走,但还是有句话把我们吓了一跳:这车没备胎!
       下午1点,离厚畛子乡不远,路边走着几个老乡,我一回头,发现其中一个象去年给笨笨他们作向导的姓司的人。来之前,笨笨要我将他们与这个向导的合影转交他,所以我认了出来。我连忙叫了停车,下去一问,果然是他。我们请他作向导,他答应了,并告诉我们,这几天下雨,河水暴涨,三合宫瀑布、老君殿这条新路绝对不能走,只能走羊台、凉水井这条老路。他没走过北坡,又推荐一个姓李的向导一块走。谈好每天每人50至70元的酬劳后,他们回家收拾东西,我们继续向上开,约好在铁甲树见面。车刚开上乡政府前的大陡坡,车轮就开始在泥地上打滑,不能向上开了。我们只好将背包卸到乡政府,老贾和司机掉头回西安。雨越下越大,我们九人在乡政府里整理背包,吃午饭。这里的海拔是1250米左右。一会儿,老李和老司在前面路上等不到我们,找了回来。他俩没有雨具,我们给了他们两件雨披。2:25,老李和老司背起主食和一顶帐篷,我们冒雨出发。
       土路旁黑河中许多大石被暴涨的河水淹没大半,急流击石,水声震耳。一路上许多地方河水溢上土路,更加泥泞难行。十分钟后,路边出现几间房子,原来是老李的家。老李进屋取东西,我们也进屋休息。这时,我们向两位向导仔细询问前面路的情况。从这里出发向上走,第一个能宿营的地方是铁甲树,老李说只有五里路,再向上神仙洞能宿营,但神仙洞只是一块大石下面的几平米地方,无法支帐篷,11个人只能露宿。神仙洞再向上是羊台,但今天是走不到了。如果我们宿在铁甲树,离老李家不远,铁甲树无火无房,条件不如老李家;如果赶路程,宿在神仙洞,冒雨行军,浑身湿透,一夜露宿,无法烤火,休息不好,体力不足以应付明天的路程;但如果宿在老李家,今天剩下的三个小时不赶路,要是明天还下雨怎么办?在乡政府时,我是极力主张今天尽量往上走,以减轻后面几天的压力,现在仔细权衡这三个方案的利弊,觉得还是宿在老李家利大于弊。最后,我们几人一商量,决定宿在老李家,明天不论雨晴,都要早起赶路,争取上到3120米的南天门宿营。
       笨笨说GARMIN 12防水,所以在雨中使用时我没太在意,这时忽然发现液晶屏变黑了,侧着看时反差才大些,不知是不是进了水,只好在需要定点时才打开。
       现在有了三个小时的空闲,我和JJYFOOT决定向上走到铁甲树,心里好有个底。我俩走了五里路也没到铁甲树,却见路边有家旅店,有两个人正在里面吃饭,我们一问,原来只走了一半,还要再向上走一半的路才到铁甲树。看来,山里人的距离概念是人人不同的。两人介绍了一些老路线的情况,劝我们不要上山,太危险。
       回到老李家,不见了其它人,原来他们去老司家参观。回来告诉我俩,下面村子里来了60多个学生,说是什么高山俱乐部的,主要是西安交大的学生,要上到铁甲树宿营。天快黑时,60多个学生上来了,他们基本上没有冲锋衣,只穿着雨衣、旅游鞋,睡袋看上去都是棉的,精神面貌挺好。我们不禁担心他们雨夜宿营,会吃很多苦,又想起我们自己刚入道时,没什么装备,可也玩得很开心,等到装备齐全了,顾虑却也多了。
       当晚停电,老李说平时要晚上6点才能有电。晚饭是老李家的粥、咸菜,我们带的饼、牛肉和罐头。
       向山和阳光在堂屋支起帐篷,其余男同胞就在地上铺开老李家的帐篷布,打开睡袋睡觉。临睡前,忽然发现堂屋角落里放着一口棺材,是老李家老太太的寿材。

10月2日
厚畛子乡->铁甲树->万泉沟瀑布->羊台->凉水井->南天门       小雨
       5:30,闹钟准时把我叫醒,今天要走很长的路,不能有耽搁,大家抓紧时间吃饭,整理装备,老司却迟迟不见上来。不能再等了,6:55,我和国升带着两位女同胞先行一步,约好在昨天发现的旅店会合。天空中乌云密布,飘着雨丝,昨晚雨没怎么下,河水已经回落,露出许多大石,土路上的积水也少了许多。7:17,我们到了旅店,海拔大约在1270米。刚放下背包,就看见大部队慢慢地上来了。原来我们四人刚走,老司就到了。这时,雨又开始哗哗下起来,大家纷纷将背包防雨罩套上。一路走来,有些发热,我脱了衬衣,冲锋衣里面只穿杜邦心逸内衣。
       继续向西北方向走,道路平缓。8:10,我们到了铁甲树,海拔1400米。昨晚上山的60多个学生就宿在这里,因为下雨,都躲在帐篷里,没有动身。过了铁甲树,路就分成新、旧两条,新路经龙豹嘴、观音坪、古栈道、三合宫瀑布群、云雾沟、南清关、老君殿、朝阳寺到南天门,老路经万泉沟瀑布、神仙洞、羊台、熊猫栖息地、原始森林、凉水井、高山流水、金丝猴栖息地、羚牛羚羊区、万亩枇杷林、独叶草到南天门。新路沿河流走,要过许多独木桥,虽然路途近,但坡度陡;老路上水源少,坡较缓,但要多走十几里地。沿老路继续前行十分钟,水声隆隆,面前出现一条5、6米宽的河。下了一天雨,平时的小溪变成这样宽的河,水流很急。两位向导先趟了过去,踩在河底的石头,水深不过膝盖。大家脱去鞋袜,在向导的接应下,开始过河。老赵想将河边一根一抱粗的原木拖过来架独木桥,在大家的劝说下放弃了。先过去的人有的擦干湿脚,有的掏出相机照相。我趟水下河,水冰凉刺骨,三步并作两步赶快过了河。幸好过河时,雨停了片刻,大家没有弄湿,只有老赵一脚踩到深水处,把裤子搞湿了。
       8:40,全体过了河,进入森林。据说太白山曾经因森林大火,将大部分原始森林烧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落叶阔叶林是次生林。雨仍然下着,路渐渐陡了,泥泞不堪。树干下部、地上的倒木、大石上都是一层厚厚的青苔,滑不留足。藤蔓植物沿树干缠绕而上,也披满青苔,纵横交错,森然可怖。若不是脚下依稀可见一条泥路,这里完全是原始生态,没有一点人为的痕迹。走一段比较明显的小路后,就不知该走哪个方向,这时向导带着走一段,又能看见路了。原以为老路上没水,但我们一直沿着一条小河走,不断从此岸跳到彼岸,水中虽有石头可以落脚,还是先后有人落水,最严重一次是张大姐滑倒,一头扎进水里,险些呛着。海拔不断升高,小路两边左低右高,象是在一条山脊的左侧行走。我喘着粗气,感到肩上的背包越来越沉,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将衣服打湿了。水声越来越响,转过一个弯,透过路左的枝叶,远处六、七十度的斜坡上,一条白练奔流而下,水声轰鸣,足有四、五十米高,这应该就是万泉沟瀑布了,只是雾气太浓,看不分明。
       10:30,我们上到神仙洞,海拔1970米。说是洞,其实是一块大石下的空地,11个人全挤进去,也只能坐着,根本无法支帐篷。大家放下背包,吃了一些饼,算是午饭。由于大部分人的冲锋衣都湿透了,停留时间一长,就冻得发抖,大家没有多休息,11:05,继续向上走。小雨变成了雨丝,飘移不定,象温柔的手抚摸你,雾却越来越浓,坡度也越来越陡,经常上一步,滑半步,裤脚上沾满了泥。环顾四周,都是树木,路不知何时是尽头。忽然走在前面的人喊上到山脊了,紧走几步,眼前出现一片平地,12:10,到了羊台,海拔2330米。一停下来就发冷,我赶快又将衬衣穿上,继续前进。海拔升高到2400米后,路边的落叶阔叶林中开始出现矮小的竹林和高大的松树。
       2:50,到达凉水井,海拔2760米,气温2度。不知这名字是如何得来的,这里只是一片空地,没有水井。周围是桦树林和松树林,间或有一些枫树、槭树,树叶已变色,红黄斑杂,虽然用相机拍了几张,但知道浓雾弥漫,效果肯定不好。由于一直下雨,我带的EOS50E只在厚畛子乡拍了一张就一直放在背包里,一路上都是用μ-II拍照。从凉水井向上,路上开始出现大石头,这是第四纪冰川作用的遗迹。大家体力不同,队伍越拉越长,最前面是国升,早走得没影了。我前面是老赵,隐约能看到他的红色冲锋衣,有时看不到他,心里恐慌,喊一嗓子,远远听见他答应了一声,才安心一点。我后面走的是谁,就不知道了。
       一路向上,4:15,上到2900米,沿路的金丝猴栖息地、羚牛羚羊区、万亩枇杷林这些地方只顾赶路,不知是什么样。路上连只野兔都没看到,更别说金丝猴和羚牛了。雨变成了冰粒,落在冰川砾石上,更不好走。两位向导先后超过我,说是要先赶到南天门,放下干粮后,再下来接大家。从下午2点开始,我的肚子就饿了,一直靠吃带在身上的大白兔奶糖,这时已经吃光了,等我从背包里又取出一些,前面的向导已走得不见踪影。四周都是树木怪石,景观一模一样,不知道哪里是路,该往哪个方向走。试着向低处走了一段,感觉不对,赶快回到原地。向高处走,穿过山脊上的怪石,下面有一条路,走了两步,发现方向不对,这条路象是山脊侧面的新路。不敢再瞎走,撤回到原地,定了定神,努力辨认地上的痕迹。向前走了一段,高兴地看到大石上的红漆标志,找到路了。兴奋起来,越走越快,突然脚下一滑,一条腿嵌到两块大石之间,幸好没有擦伤。站起来发现天光渐亮,雾气开始散去,西边的山脊露了出来,云海出现了,虽然只有一小段,而且没有阳光,但流云飘移,似潮似瀑,起伏于山腰,仿佛白衣少女面对情人,若即若离,欲说还休。如果是雨后放晴,太白山南坡的景色不知该有多美。继续向前翻越大石,不断看到地上丢弃的大白兔奶糖纸,知道快追上前面的人了,隐约还能听到后面招呼观看云海的喊声。
       5:40,终于赶到了海拔3120米的南天门。进了庙,只有国升和老赵两人,赶快穿上抓绒衣、羽绒背心烤火,吃了半块烤饼,才暖和过来。天空中的冰粒变成了大片雪花,但只下了一会儿就停了。天色渐暗,南天门周围是洒满雪粒的草甸,外围是已变黄和仍然墨绿的落叶松林,远处是暗黑的山体和模糊的云海,延展出去,象一幅淡彩长卷。
       当晚,我们住在南天门,除了我们11个人和看庙的老人外,还有二女一男三个广东人,他们雇了两个向导兼作背夫,自己空身上来的。
       冒雨行军一天,使各人的装备分出了高下。OZARK、BIGPACK等牌子的冲锋衣都湿透了,只有老赵的BLACKYAK牌子真正的GORE-TEX防风雨衣经受住了考验,但它价格不菲,真是一分钱一分货。脚下的登山鞋,不管是不是GORE-TEX的,里面全进了水。晚上大家纷纷在火堆旁忙着烘干自己的衣服、鞋袜、睡袋,虽然被烟火呛得涕泪横流,仍开玩笑说回到北京要把户外用品店挨家砸了。

10月3日
南天门->药王殿->玉皇池->三爷海->二爷海->拔仙台->大爷海->文公庙->小文公接待站       小雨
       今天就要冲击顶峰了。早晨比昨天略晚起床,穿上烟熏火缭味的冲锋衣,昨晚我的鞋袜没有烘干,换上备用毛袜和鞋垫,心里踏实了许多。8:30,我们出发上山。
       天仍然下着小雨。我们向西北方向横切,进入高山草甸、灌木丛、落叶松和桦树的混生地带,小路上到处是积水,高山草甸吸满了水,有时一脚踩下去,水就渗出来,象行走在沼泽上,需要谨慎选择落脚点。9:18,到达药王殿,海拔3120米,和南天门一样高。药王殿只是一间小破屋,大家稍作休息,继续向上走。
       渐渐地,高山草甸上出现积雪,面积越来越大,落叶松金黄的枝条上结满了树挂,地上的灌木藤条也包裹在晶莹的冰条中,做出各种造型,更妙的是那冰条中红的叶、黄的叶、绿的叶,一簇一簇,一条一条,各具形态,各显风韵。白雪、松林、树挂、冰条,美不胜收。耳边只听到一片赞叹声和快门的开闭声。再向上,走出松树林,眼前豁然开阔,一片大草甸,白茫茫的大草甸,与阴沉的天空相接,好像没有边际。穿过大草甸,我们横切进入冰川砾石坡,这里是石头的海洋,满山坡都是一米多见方的大石头,上面还有残雪,大家到此都分外小心,重心放稳,脚下踩实,才敢移动。在这样的海拔情况下,任何受伤都将是危险的。我们沿着较平整的大石,顺山坡向上斜切,超过广东队的三人,他们和向导都是什么也没背,准备登顶后原路返回。
       10:47,上到玉皇池,海拔3320米。玉皇池边是凌霄殿,供奉着玉皇大帝,国升虔诚地烧香磕头,希望天能放晴,我们能顺利登顶。玉皇池的气温是2度,我喝了些热水,吃了块饼和牛肉干算作午饭。雨仍然下着,雾气很大,能见度极差。玉皇池水雾腾腾,茫茫一片,看不到边际。向导说,天晴的话在这里能清楚地看到西北方向的主峰拔仙台。我的鞋袜又湿透了,一股凉意传上来。
       继续向上,又是砾石坡,坡度明显陡了,大家的距离也逐渐加大,我前面是向导老李和国升,跟紧他们,耳听着大石下潺潺的流水声,大口呼吸,踩稳脚步,一步一步向上。11:45,眼前出现一个椭圆形高山湖泊,湖水灰黑色,到了三爷海,海拔3440米。雨稍停,雾气从南边山坡涌上来,湖上的能见度不错,大家又纷纷掏出了相机。接着向上,还是砾石坡,我们边走边回头看越变越小的三爷海。转过山脊,雾气又围拢上来,12:27,到达二爷海,海拔3590米,这个湖是黑河的源头,大雾使我们看不到它的全貌。国升到湖边洗脸,那水一定冰凉。主峰应该在二爷海的正北,但我们什么也看不见。我继续向上走,超过太白客,前面是广东队的向导和我们的向导老李。再走一会儿,雾气更大,向前只能看到老李身上红雨披的模糊影子,后面则完全看不到人,不知距离多远。现在不象刚才前面有人压着脚步,我能按照自己的节奏登山,体力发挥出来。
       埋头不知走了多久,地势忽然变平,抬头看见一大片空地,左边有许多细长的条石插在地上,顶端摆块石头,一时反应不过来已到了顶峰平台。向右看,老李的红雨衣闪进一个石头院子,跟着转过石头墙,是个两进的院落,堆满了石头,上面覆着一层雪,院子尽头最高处是座小庙,风很大,吹得人站立不稳。1:06,我踏进小庙,登上了太白山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米,气温-2度。放下背包,第一件事就是穿上抓绒衣,戴上棉手套,定方位,测温度,作记录。3767米,对我来说是个新的纪录,但登上后心里反而很平静,象是在例行公事,这种感觉真怪,也许是登顶太容易了?小庙面向西南,不知供着什么神,里面也没有住人,幸好开着门,让我们有个避风的地方。10分钟后,大家陆陆续续上来,大风将广东队三人的雨衣吹得呼啦呼啦响。在顶峰,向山找出一块白布,在上面写上“99太白登顶”几个字,大家在白布上签名,然后合影留念。向山还掏出两听黑啤酒,与大家共享。由于登顶时间比预想的早,我们避免了在山顶宿营,昨晚我们计划下到大爷海或文公庙去宿营。1:55,大家开始下山,我在顶峰停留了50分钟。
       从峰顶平台向北下山,路很陡,和南坡一样是砾石坡,大约有60度。沿之字形路线下降,经常是一个人在下面手忙脚乱地下降,其它人只能在上面等着。2:40,我们下到大爷海,海拔3590米。大爷海是个非常圆的湖泊,天晴时从顶峰向下看,水映天光,圆圆的大爷海一定象一面镜子,可惜我们是无福见到了。大爷海边有个接待站,在里面我们见到刚上来的西安财院的两名学生,他们带来个好消息,文公庙下面有个接待站,现在还有人。由于太白山上只在天气暖和时,庙里才有人接待游客,天一冷,人都下山了,就只能支帐篷宿营。我们昨晚就是沾了广东队的光,他们提前在山下就约好看庙人上山等候。于是,我们决定今天一定要走到接待站,在那里住宿。
       继续下山,一路向北,从海拔3666米的少白山腰部穿过,一路都是平缓的石路。秦岭是中国大陆南北地理分界线,所以太白山两侧景观迥异,北坡积雪多,悬崖怪石多,浓雾中望去,张牙舞爪,嶙峋狰狞,叫人心底生寒。砾石坡间杂着高山草甸,植被分布的上限比南坡低二、三百米。
       经过漫长的石路,4:27,我们到达文公庙,海拔3480米。文公庙只是两间简陋的石屋,向里一探头,庙里阴森森立着几尊神像,把我吓了一跳。文公庙的北边有两条路,左边一条通向西北方向的刘家崖、营头,160里长;右边一条通向汤峪森林公园,90里长,小文公接待站就设在这条路上。我们继续赶路,雾气散开一些,远处露出云海,但光线暗淡,还不及我们在南坡看到的。路上,我们碰到小文公接待站的人,他和我们的向导认识,于是一块下山。又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总也看不到尽头,令人心烦的石路,6:18,我到了小文公接待站,海拔3420米。接待站是两间钢板房,条件比南天门要好,只是没有火塘烘干衣服、鞋袜。
       由于明天下到索道站就能坐车去汤峪镇,晚上大家将所有的食品都拿出来,疯狂吃喝,结果还是没有吃完。
       三天来,我们都没有在室外宿营,五顶帐篷没有发挥作用。

10月4日
小文公接待站->拜仙台->上板寺->下板寺->汤峪->西安       阴转多云
       9点,我们从小文公接待站出发,沿小路向东北方下山。小文公接待站对面的山坡上遍布冰川漂砾,小路以上砾石间杂高山草甸,远望去是一片棕红色。转过山脊,满眼是金黄的落叶松,黑色石板路从松林中穿过,残雪片片。我的负片已经拍光,只剩下EOS50E中的反转片,虽然天空中仍然飘着雨丝,但眼前的美景岂容错过,从包里取出就拍了六、七张。
       9:55,我下到拜仙台,海拔3340米,雾又涌了上来。这里据说因苏东坡来太白拜仙求雨而得名。从拜仙台开始,石板路变成了水泥台阶路,表明已进入旅游区。路边山坡上依然是金黄的松林,林中点缀白雪,但浓雾弥漫,没法拍照。一路下山,经过凤凰松、木栈道、原始太白红杉林海,10:15,我们到了上板寺索道站,海拔3210米,这里是太白山自然保护区和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交界处。我们沿索道下方的小路下山,路上的泥明显比山上多了,大家小心翼翼落脚,以免滑倒。落叶在泥水中泡了很久,腐烂后散发出令人不快的气味。索道正在运营,空中吊箱里的游客不时对我们指指戳戳,我们也成了风景的一部分。
       11:05,终于下到下板寺索道站,海拔2830米。出了索道站,略作休整,12:15,坐中巴下山。公路沿汤峪河而下,沿路景色宜人。途中在海拔1230米的莲花峰瀑布停车,连日的降雨使得这个五、六十米高的瀑布水量剧增,空中飘荡的水雾立刻使镜头上的偏振镜蒙上了一层水珠。1:38,到了汤峪,海拔700米。汤峪是个大镇子,是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入口。象其它因旅游而兴旺起来的小镇一样,汤峪到处是饭店、宾馆、游人和居高不下的物价。我们找了家饭店吃陕西小吃歧山臊子面和扯面。饭后,两位向导与我们告别,赶往周至县,明天他们才能回到厚畛子乡。由于西安客运公司的班车一直不发车,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一怒之下,坐上从汤峪到眉县的中巴,在离西宝高速路不远的小镇转乘三轮摩的,到了西宝高速路下。我们爬上防水坡,从去往宝鸡方向高速路防护网的一个缺口钻进去,在高速路边一字排开,在车行的间隙,大呼小叫地穿过高速路,翻过隔离带,到了去往西安方向的路边。招手拦了无数次车,5:35,终于搭上一辆面包车。大家一致公认,这一段是整个太白山行程中最富传奇色彩,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完全符合背包一族的行为方式。
       7:15,我们回到西安。在火车站找到老贾,得知国庆期间西安的宾馆暴满,特别是火车站附近的大小旅店。我们连找了三家宾馆,才包下了省军区招待所的一间会议室。

       10月5日、6日,六人登上华山,其中我和阳光背着帐篷,晚上宿在南峰观日台。我们在太白山连日阴雨,终于在华山等到晴天。华山风景险绝,登千尺幢,走长空栈道,探鹞子翻身,看日落日出,在海拔2160米的南峰顶俯瞰群峰,远观云海,华山之行,如入宝山,大有收获。
       6日下午,我们在西安东大街老孙家吃过羊肉泡馍,在大南门登上城墙后,5点乘K42次离开西安,7日晨7:20返回了张灯结彩,仍然沉浸在喜庆气氛中的北京。

       记得5日攀登华山南峰时,连日来疲惫不堪的阳光问我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罪,究竟为了什么登山?我以前在新浪网山野论坛曾回答一位山友同样的问题,当时我说只是想站在山顶看看周围的景色,现在我也想不出除此之外自己为了什么登山,躲避城市的喧嚣?挑战自我极限?或者只是因为“山在那里”?这些答案对我来说都过于虚幻,也许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答案,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回答。我只知道,我会越登越高,明年去登雪山,那么后年呢……

总结篇
       1、这次九人穿越太白山的成功,首先要感谢向山,从出发前的资料收集,到联系西安的朋友帮忙包车,买食品,定返程的车票,使整个行动得以顺利完成。
       2、由于笨笨去年在太白山上挨饿的原因,我野营一般都是带烧饼,这样在无法烧热水煮面时,不至于饿肚子。我们在西安买了100个烧饼,但在太白山上11个人早、午饭只吃掉很少,晚上可以烧水做饭,大部分人吃的是带的面条,使得最后烧饼剩了许多,都送给了两位向导和南天门的看庙人。
       3、由于连日的雨中行军,大部分人的冲锋衣都湿了,幸好我们几晚赶巧都是在老乡家里或庙里住,条件较好,若在雨中住帐篷,非有人病倒不可。
       4、请向导是完全正确的,特别是在南坡,不仅带路,还能分担部分集体物资。
       5、我们带了数个1000克绒以上的睡袋,最差的也是800克绒的,睡眠质量得到保证,有利于恢复体力。
       6、我在太白山上每天负重18公斤以上,华山上负重16公斤左右连续登山,回京后又连续几晚骑车出去拍北京国庆夜景,平时登山后常出现的膝盖疼没有发生,9月中旬登雾灵山后一直没好的脚趾关节疼痛也没有发作,自我感觉这次体力发挥还不错。只是肩膀给背包压得酸痛,我还是太瘦了。

原文刊登于《旅行家》2000年4月刊

太白山穿越详细内容:
地理资料、GPS数据
山友评论
精彩图片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穿越——雪雨太白路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