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再见,小五台(99年春节)

 2010年06月22日    673次    566条     

       1999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二,晚七点半,我坐火车回到北京。八点半,笨笨呼我,告诉我他和温在祁家豁子的北郊宾馆等我。十点,我背着14公斤重的包见到了他们二人。
       春节前,我们三人就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并在七大古都攀岩馆商量春节去小五台山登山,因我和温需回家乡探亲,所以定在初二回京,初三起用四天时间登山。通过向以前登过小五台山的王利发、郑立新等人询问,我们知道了小五台山主峰东台顶,位于河北省蔚县,海拔2882米,南台顶是军事禁区不能进入,一般攀登路线是从西金河口进山,上到北台顶,或从东边上山,经东台顶、中台顶等穿越。因搞不到细致的地图,我们决定先到山脚下的赤崖堡村再定路线。
       笨笨买了40个烧饼和一些肉食,6瓶1.5升水,在宾馆我们三人将食品、水分开装包。我背着一顶普通双层帐篷,1.5*1.9米的底面积,3公斤重,一条1000克绒的OZARK睡袋,再加上一瓶水,一包烧饼,一堆食品罐头,炉头,两罐GAS等杂物,有20多公斤重,感觉比我元旦穿越云蒙山时背的包还沉些。笨笨和我负重差不多,温的包大约有25公斤。笨笨带了一架FM2,我和温各带了一架u-II,温还带了EOS5。笨笨拿着他的GPS,我带着海拔表。因听说此时小五台山上有冰雪,我们还带了一双冰爪、一支小冰镐和一根25米长8毫米辅绳。装备还算精良。
       18日晨,我们到了德胜门外长途汽车站,这里离北郊宾馆只有几十米。虽然售票大厅里写着发往蔚县的车初三恢复,但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今天没车。去张家口的车要50元,还得倒车,既贵且远。没办法,只好自己找车了。我们与一面的司机谈好,送我们到蔚县的桃花,150元。我们三人上了车,另外同车还有一人回蔚县看丈母娘。6:50,我们五人出发了。小面经八达岭高速路、康西草原进入河北境内。笨笨一路上用GPS定了许多点,这个东东真是好。在河北境内,一些路段柏油路面上还有很薄的积雪,一两天前,北方曾有寒流经过,下了雪。司机对这条路不太熟,我们更是两眼一摸黑,问过几次路后,车在涿鹿县拐上109国道。到桃花后向南穿过庄稼地,11:55,我们终于到了小五台山脚的赤崖堡村,看海拔表,显示这里是1100米。村子在山脚下,所以山显得非常高耸,只是浓雾弥漫,看不清真面目。天气很冷,只有-10度,并且空中飘着很小的雪花。我们付给司机180元,现在想起来,真是便宜,从北京到那里应有200公里的路。我们三人在村子里的空地上吃了一些烧饼,村里的老乡聚过了许多,都劝我们不要在山上过夜,说春节前有一拨儿大学生进山,第一天就有一女生冻伤,被迫下山。临出发时,一小伙子说他可以作一段向导。正好,我们还不知该走哪条路呢。
       12:25,我们从赤崖堡村出发进山。一路向北,向导给每人折了一根树枝作为登山杖。绕过一个小土丘,我们右边出现一条河,河水早已冻上,大约有10余米宽。沿着冰河东侧小路进山,大约在下午1:40,小路终止,向导告诉我们,要过河到西岸才有路,往里走绕过山坳,再次过河到东岸上山,走一段后,在一岔路口直行便可沿路到北台顶。若是夏天,可以淌水过河,冬天,冰面有斜度,一打滑,就会顺河而下,只能穿冰爪过去。温穿上冰爪,将三个人的背包背到对岸,然后我和笨笨扶着他,靠着他的冰爪,一步步挪到对岸,遇到小坎,就用冰镐固定后翻过去。固定在河中央一棵树上的作保护的绳子沾水后马上就冻直了。过这段河大约花了40多分钟。沿西岸小路向前走,便看见一段河水冻成了一个7、8米高的冰瀑,很是漂亮。用同样的方法,我们又过河到了东岸,沿着小路向东南方向不断升高。天已放晴,气温却在降低。这条路上都是灌木丛,外挂的帐篷、睡垫不时被卡住,很是讨厌。路上已开始有积雪,暮色渐起,气温也越来越低。5:10,我们在山路上找到一块灌木较少的地方,将积雪扫去,支起帐篷。这里的海拔是2100米,气温-10度,在寒风中赤手支帐篷,清理物品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这块地向山谷倾斜,我们决定温睡下方,我居中,笨笨睡上方。钻进帐篷,用睡袋裹着脚,点燃了GAS炉。晚饭十分丰盛,吃了好多肉。气温太低,GAS罐汽化的速度很慢,我们的晚饭一直吃到9点钟。睡前到帐篷外方便,看到天上繁星点点,山下许多小村庄灯火片片,两相辉映,分外美丽。睡前测了一下帐篷外的温度,-20度,还刮着风。好在帐篷里大约在-10度左右,我们的睡袋足可抵御。
       19日晨7:30,我们起床,昨晚睡得不好,笨笨一直压着我,无法侧身睡,挺着腰很难受。外面气温依然很低,我们在帐篷里做早饭吃,又将早已结冰的水烧了一些装瓶放进怀里以备路上喝,我们还剩3瓶水,今天晚上就要用完,以后两天只能化雪用水了。因为GAS罐的原因,吃早饭、烧水用了很长时间,等我们拆掉帐篷,收拾完东西,已经10点了。继续沿小路向南升高,但没走多远,地面的积雪就使我们无法辨认路径,而且积雪有10几厘米厚,表层已经硬结,必须用鞋尖踢出小窝,才能上升。我们轮流在前面开路,感觉象在攀登真正的雪山。不久,我们就找不到路了,周围都是灌木丛,许多空隙都象是路。我向东南方上升了一段,终于找到了路。不断向东南、正南方向上升,积雪有时深达大腿。终于在11:15,我们走出山谷,到达山脊,这里的高度是2350米。脊线向东南方延伸,尽头是一个小山尖。太阳已升在南天,阳光强烈,雪地反射阳光,十分刺眼。我们在脊线的左侧向阳坡向上攀登。向阳坡上雪不厚,能看到一丛丛的草,这里的植被应是高山草甸。坡度渐陡,大约有45度,踩在草上一步一滑,很费劲,索性到脊线上雪厚的地方一步一个雪坑地走。我的防风雨裤裤脚内衬雪套,罩在登山鞋上,不怕雪灌进鞋里。这一段路极费体力,登几十米就得坐下来大口喘气,更糟糕的是在接近山尖时,我感觉双眼灼痛,闭眼后视网膜上有两团弧光,想来是被雪地反射回来的强烈阳光灼伤了。我以手捂眼休息了几分钟,两团弧光才消失。一鼓作气上到山尖,温和笨笨已在吃烧饼了。这里的海拔是2640米,时间是12点。站在山尖,向正南方延伸的脊线尽头是一条东西向的山脊,正中最高点应是北台顶了。从我们所在的山尖到北台顶的脊线上有几座石峰,看来不太好过。吃了两块烧饼,喝了几口水算作午饭,我们背起包开始向北台顶走去。山脊虽然平直,但山风很大,有七、八级,从西方刮过来,吹得人东摇西晃,暴露在风中的脸和眼睛被刮得很疼。走不了多远,我们就得找个避风的地方休息一下。西面山坡是迎风坡,积雪不多,东山坡虽无风,但积雪很松,深及膝上,而且有不少小松树和灌木,通过时很费力气。2:15,我们到达2700米,前面有一块大石挡路,大石西边是绝壁,东边是60度的雪坡,雪深至大腿,一踩就滑下一大片,并且有许多灌木,若无积雪,还可通过。这里和北台顶的相对高差只有100多米,但过不去了。我们三人商量,若在大风中从西山坡较缓的地方下到山谷,登上对面坡度在60度以上的山坡,当天恐怕上不到北台顶。若从东坡下到东边的山谷,还需沿另一条冰河向南,才能登上北台顶这条东西向的山脊,路途更长。我建议走东线,因为食品充足。温和笨笨建议下撤,以后再来。最后,我们决定下撤,登顶失败!2:30,我们开始沿原路下撤。半路上,我们决定中途不宿营,当晚下到赤崖堡村,在老乡家住。二次过冰河后,天已黑下来,我们用电筒照明,晚7:30,我们终于回到村子里,在我们遇到的第一户人家住下,受到主人的热情款待。
       20日晨,我们吃过早饭,房主介绍我们包了一辆三轮,载我们到桃花镇。8点,我们坐上到张家口的汽车,半路在下花园下车,中午1:24坐上从大同到天津的758次列车,晚7点回到北京南站。
       总结这次行动,使我想起宋朝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中的一段话:“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至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当时倘若再坚持一下,也许就能绕路登上北台顶了。我可能与多数山友不同,登山只是志在登顶,重在结果,放弃一次机会终是可惜。在装备方面,应该准备一付高山风镜,防风,防强光,特别是在登积雪的山。另外,还应该有详细的地图。
       由于这次登山的失败,我只好调整今年的登山计划,近期登五台山,国庆节登太白山。五一节如假期长的话,再来登小五台山,那时应至少登上北台顶和东台顶。

 
 

小五台山穿越详细内容:
风雪小五台
2000年活动
2002年穿越
2007年穿越
地图路线
GPS数据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穿越——再见,小五台(99年春节)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