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话题——假名牌

 2010年09月11日    583次    36条     

       近日,北京市工商局组织执法力量对全市106个大型综合性小商品市场、服装批发市场和电子市场销售商品情况进行了检查,重点严查假冒25种国际知名品牌的产品,共查获大量涉嫌假冒BOSS、万宝龙、GUCCI、江诗丹顿等品牌的服装、鞋帽、箱包、手表、皮带等商品。

“路易威登”仅售50
北京白领趋之若鹜

本报记者 姜泓

换个样子继续卖
       从2004年9月到2005年8月,我国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保护知识产权的专项行动,北京市工商局禁止包括秀水市场在内的全市所有服装市场和小商品市场经销带有路易威登、香奈尔、古奇、普拉达、万宝龙、卡地亚、阿玛尼、耐克、阿迪达斯、登喜路等25种国际名牌标志的商品,对继续销售带有这些商标标志的商户将以涉嫌商标侵权立案查处,并被清除出市场。
       专项整治下,北京市场情况如何?记者于上周末对北京几大服装市场进行了暗访。
       在万通新世界商品批发市场地下一层箱包鞋帽区,记者注意到并没有25种国际名牌的商品在销售,几个月前50元一件普拉达衬衣,20元一个POLO女包的热闹场面已不复存在。记者随意走进一家皮包摊位,表示想买一个路易威登的男包,一个三十多岁的男摊主打量了记者几眼,说:“我这儿没有路易威登的包。你要是真想要,我可以帮你找找。”记者表示想买一个公文包。摊主随即带记者到隔了一个通道的摊位前,跟一个女摊主咬了咬耳朵。女摊主从一堆皮包中抽出一个递给记者,记者发现包上并没有路易威登的商标,便说:“这不是路易威登的包。”女摊主说:“现在检查得太紧,市场里都没有带路易威登商标的包了,这个包是做路易威登的一个厂子里出来的,只是没有贴商标,你看这皮子、做工,质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记者仔细看了看,质量还不错。女摊主开价200元。记者表示没有商标的还这么贵,不值。女摊主将价格降到50元,记者没有要,却表示想给女友买一个香奈尔女包,女摊主又翻出一个黑色的女包,记者接过包发现外面依然没有香奈尔的商标,但拉链上有香奈尔的商标。女摊主说,这是为了应付检查,才把商标拿掉的。
       记者最终没有在那个摊位上买包,离开的时候,那位男摊主对记者说:“你要是真要的话,过一周、半个月再来,风头过去了,各种洋牌子的皮包就又能上货了。”
       记者又转到一个摊位前,操南方口音的摊主告诉记者他那里也没有路易威登的男包,但是可以预订,他可以联系定做,质量和真正的路易威登包一样。记者问:“你还开工厂?”摊主答:“我自己没厂子,不过我认识广东工厂车间里的人,什么牌子、什么档次的皮包都能做,用的都是原厂的料,就是价格要贵一些。”
       记者来到秀水市场,尽管假名牌已经基本上看不到,但并没有影响这里的人气,狭窄的通道里挤满了中外顾客。记者注意到,秀水市场里和万通新世界、东鼎服装批发市场差不多,都有一些诸如啄木鸟一类的香港品牌的服装、皮包在出售,一位摊主告诉记者:“法国、意大利的牌子不让卖了,只好卖香港的了,反正还没有人检查香港牌子的。”
       在东四、新街口的一些外贸服饰店里,记者发现有个别店里还在出售耐克、阿迪达斯的服装,而这些服装和专卖店里的真品相比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

货源全在地下
       记者一位曾经在户外装备店工作过的朋友介绍了“盗版”外贸服装的情况。
       在外贸服装地下交易中,户外运动服装占了相当部分,也是被“盗版”比较早的国际品牌。上世纪90年代末,秀水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盗版”著名户外品牌THE NORTH FACE服装,以至于有人说连北京民工都穿THE NORTH FACE。秀水的THE NORTH FACE冲锋衣一般在二三百元,而目前THE NORTH FACE北京专卖店里相同款式的冲锋衣标价4000元左右。秀水市场上的东西,就是从THE NORTH FACE等国际品牌在中国的加工厂里从地下渠道流出来的,这就是两者价差数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原因。
       所谓跟单产品,是外国公司提供面料、样式,委托中国工厂制作,后来外国公司追加定单,但出货后市场滞销,或者是因为其他不可抗力影响,外国公司 “出口转内销”低价处理给工厂或批发商的货。跟单一般数量不会很大,从品质上说与专卖店里的东西没有什么区别。甩单产品是个别产品有瑕,应甩出销毁,但被某些人偷偷拿到了市场上以低价甩卖的货。伪单产品是中国工厂利用订单外剩余的外国公司供货的材料,按照样子,自己私自加工的产品。甩单和伪单在质量上还是和真品有一些差距的。随着这些年国外厂家加强对余料的的管理之后,真正的甩单和伪单产品已经不多见了。目前市面上常见的是批发商按照真品的样式,自己提供材料仿制的,质量是没有保证的。

谁在消费假名牌
       一种商品的存在一定有它的市场,那么究竟谁在消费这些假名牌呢?许多人认为,假名牌的消费者一定都是些贪慕虚荣者,其实不然。
       “追求性价比”是经常出没于各种外贸服装市场的白领李女士对自己的辩词。她认为,一件真名牌的价格往往要花掉自己大半个月的薪水,根本消费不起,而一些假名牌就算是假的,面料、做工却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比国内的一些品牌货都好,价格却连真名牌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以有限的钱产生最大的价值,是很多假名牌的拥护者的出发点。
       近年来,由于造假者的仿冒手段不断翻新,侵权商标的识别难度越来越高,有时甚至连一些行家也难辨真伪。李女士说:“真名牌也好,假名牌也好,关键是衣服穿在自己身上,自己觉得合适就可以了。”
       也有消费者认为,通过名牌能了解一个人的身份、财产状况、审美情趣等,所以,哪怕是假名牌,穿上总有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消费心理别虚荣

       曾经有这样的段子:“‘卡丹’到处有,‘狐狸’满山走;‘老爷车’被偷,‘鳄鱼’全国游;‘金利来’,愁!愁!愁!”道出了一些世界知名服饰品牌在国内被大量“盗版”的现状。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服装加工集散地,每天都有工厂将国外订单的尾货甩出。而人们对于外贸服装的青睐,主要是因为外贸服装款式时髦、版型修饰、面料独特、价格便宜。假名牌的畅销尽管更多的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但同时说明中国人消费心理还很不成熟,盲目追求高消费,而不是追求与自己消费水平相适应的服饰。
       实际上,欧洲人消费的名牌服装中的顶级品牌,有很多是没有外在标识的,因为能花几万元买套衣服的人大多不是炫耀的。穿名牌第一是有能力,第二是讲品质,与自己的精致生活相称。越要穿假名牌,越与自己的实力不相称,若是想要人看,让不熟悉的人看又何必,让熟悉名牌的人看了则变成了笑话。所以,在国内往往是钱少的人好不容易买了件真品服饰,却被认为是冒牌的,而有钱人即便从秀水买了件假名牌,也会被认为是真的。
       最糟糕的是,“盗版”名牌使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状况一直被其他国家指责。据美国海关数据,2003年在美国口岸被查获的假冒产品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最多。上月,法国巴黎警方破获了一个假冒高档奢侈箱包的中国人网络,查获1000多件标着名牌商标的冒牌货。专家称,法国及欧洲其他国家一直指责中国大陆存在造假经济,假名牌返销欧洲,使欧经济蒙受损失。 也许,尽快生产出适合中国广大消费者需求的品牌服装,才是革除假名牌泛滥的良药。

原文刊登于《消费日报·新消费周刊》2004年12月17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消费话题——假名牌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