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话题——旅游景区门票

 2010年09月11日    782次    524条     

       11月30日,北京市发改委就故宫博物院等6个世界文化遗产游览参观点申请调整门票价格一事举行听证会,调价方案的最高涨幅超过200%,引起消费者广泛关注。而同时,越来越多的免费公园出现在国内各大中城市,消费者不禁迷茫——

公园何时才姓“公”
姜泓

价格是高还是低
       在听证会上公园申请方要求调价的理由中,有现行门票价格过低,不能体现世界文化遗产参观点包涵的历史、文化和社会价值在内的无形资产价值,也普遍低于国内其他地方的世界文化遗产参观点价格的说法。
       以旅游旺季门票价格计算,北京的主要游览参观点的门票的确比国内同类门票价格要低。比如,峨眉山门票120元,敦煌莫高窟100元,秦始皇兵马俑90元,乐山大佛70元,而八达岭长城40元,颐和园30元,故宫博物院60元。
       再拿北京的公园门票价格与国外公园相比,美国黄石公园20美元,约合人民币166元;英国伦敦动物园12英镑,约合人民币150元;肯尼亚国家公园20美元,约合人民币166元。似乎国内的门票价格比国外的低许多,但拿门票占各国国民月收入来算就结果迥异。若以故宫博物院每张门票60元,国内职工平均月工资2000元来算,则占3%,占农民月收入的29%。而在国外,博物馆和名胜古迹的票价低得惊人。在比利时,只占普通人月工资的1/300,巴基斯坦占1/500,以色列占1/600,法国占0.4%,俄罗斯占0.75%,菲律宾占1.7%,日本占1%。
       而世界各地许多国家的旅游景区门票价格表现方式也灵活多样。其一,针对不同社会群体,制定不同门票价格,如免费群体、优惠群体等。除了青少年学生这个最大的受惠群体外,不少国家的记者、教师、老年人、现役军人也都在受惠群体之内。其次,不同季节、不同时间段、景点不同游览段分别制定差异化的收费标准。例如自然景观淡季、旺季有不同的门票价格。其三,单人票、家庭套票、团体票、周期票等供游客多重自由选择。

免费公园大势所趋?
       近几年,公园免费开放成了许多城市的政绩工程、民心工程。据报道,目前上海已有近七成公园不再收费,对市民免费开放;广州这一数字更超过八成。而截至2003年底,北京城近郊区已建成公园绿地534处,其中售票的仅为66处,占总数的12.4%。北京只有一成多的公园实行售票,是北京太保守了吗?
       业内人士指出,在国外公园的收入结构中,门票收入只占20%至30%,其他经营收入占大头,而目前国内的大多数公园自营收入的80%来自门票,其他经营收入只占20%左右,在北京更有一些公园的门票收入占到公园总收入的100%。显然,若将公园全部实行免费开放定会引起不良后果。即便是已经不再收费的公园,也出现问题重重。蜂拥而入的游人让公园一时无法招架,公园里绿草被随意践踏,垃圾多了起来,几乎每一个免费开放公园都要面临资金短缺、管理困难的困境。
       推进公园免费开放是一个理性的过程,是需要一定的基础条件的,盲目的跟进只会适得其反。像颐和园、天坛这样举世闻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可以通过门票来调节游人的数量,但糟糕的是,尽管国家旅游景点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世界遗产研究专家谢凝高教授指出,现在门票卖来的钱却主要不是用来保护,“有的风景区的门票收入80%给旅游公司拿走了,可以想象投入保护的钱能有多少?”而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张柏透露,“三孔”(曲阜孔府、孔庙、孔林)门票每年收入在7000万元左右,用于文物保护的只有500万元。武当山年门票收入1000多万元,全部用于武当山景区职工的工资支出和扶贫工作,用于遗产保护的金额为零。

黄石国家公园的生存之道
       保护与利用是一对矛盾,管理者的自身定位将直接影响到世界遗产保护的最终效果。美国国家公园的管理者将自己定位于管家或服务员的角色,而不是业主的角色。规定对遗产只有照看和维护的义务,而没有随意支配的权利。美国国会中有国家公园委员会,总统有国家公园顾问。历任总统都把保护国家公园当作一项争取选民的政治任务来做,足见其地位。
       1872年,世界上第一座国家公园——黄石国家公园在美国西部建立。黄石公园的门票价格自公园刚成立时确定一辆汽车为10美元,直至1996年一直未提过价,尽管每年有280多万的游客,但仍入不敷出,面临经济危机。1997年,黄石国家公园才将每辆汽车的入园费调高到20美元。
       不过,买全国通用的年票最为合算,票价50美元,全家一年中不限次数可到美国任何国家风景旅游区游览;如果是62岁以上的美国公民,可享受尊老的优惠,买一张10美元的全美国家公园游览票,终身通用。购票进入国家公园的,出园后可凭票再次入内,7天内有效。美国的风景旅游区都是一票到底,没有“园中园”再收费的现象。黄石公园面积达8000平方公里,尽兴驰骋,玩上三五天,也是一票到底。
       美国的国家公园作为社会公益事业,保护经费由联邦政府拨给国家公园管理局,每年20亿美元,此外通过税费减免,鼓励支持社会各界对自然和文化遗产的投入,1999年来自社会捐助款达23亿美元。现在,约有1/3的国家公园需买门票,2/3的不买门票。门票,实际上成了汽车停车费。而骑自行车和步行进入黄石公园的一概不买票。

母亲不要孩子

路客

       我们都知道,世界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拥有它的国家和地区有责任有义务为全人类保护、利用好这些世界遗产。然而,北京6处世界文化遗产景点门票调高价格进行了听证会。以往种种涨价措施利用听证会出台的经验告诉我们,涨价终将成为定局。
       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世界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只能加以保护,不应该当做旅游产品开发利用。这次要求调价的6处世界文化遗产决非仅仅只是为了休闲游览而修建的场所,而是历史文化的学习场所,是一种保护性的、公益性的文化资源,不是经济资源,不能作为一种企业资产来进行经营。
       国外的世界遗产基本上是免费的,即使一些景点对外收取门票,但其价格也是普通民众所能承受的,而为了给低收入人群创造与世界遗产接触的机会,法国卢浮宫等知名景点还开设了“博物馆日”和“文化遗产日”,并在这些日子免费向游人开放。当然,很多世界遗产都面临着资金问题。在国外,门票收入是对其进行修缮保护的资金来源之一,但主要还是靠政府资金进行修缮,这些世界遗产本身就是用纳税人的钱保护维持起来的。目前,国际上比较通行的做法是通过卖给游客纪念品、餐饮、住宿等方式赚取收入,直接收取高额门票的方式很少应用。
       在全国各地众多景点为了申报世界遗产一哄而起打破脑袋的背后,“创收”的利益诱惑远远大于“保护”的责任义务。那么,醉翁之意不在酒,“有关部门”借“保护”之名在游客身上转嫁财政危机的用心更为可恶。调价首当其冲损坏了游客的利益,在调价方案中,天坛公园的旺季门票,每张由15元调整为50元,上涨竟然达233%。想想看,当众多外地游客不远万里来到北京时,必去的景点门票价格却大幅上升,在现在的国情条件下,这些外地游客不只是抱怨,还可能使到祖国的首都登长城、逛故宫的一生夙愿化为泡影。
       今年7月在苏州召开的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世遗委员会前任主席就曾对中国如何保护世界遗产提出过许多科学的建议。一是设专供管理、维护需要的管理区,不对游人开放;二是设供游览的旅游区,对游客量进行科学评估,鉴于中国游客量过大,可采取限售门票限制人数,确保遗产的合理负载。所以,在与世界遗产景点投入产出利益攸关的“有关部门”口中说出的冠冕堂皇的所谓“门票价格不高,既不利于提高景点旅游接待水平,也不能有效利用价格杠杆控制超负荷的客流量,对文物保护十分不利”的理由不能成立。实际上,采取严格限制参观人数来达到保护世界遗产的措施在国内已经开始实施,敦煌和九寨沟风景区推行了定时定量的做法来限制旅游人数,莫高窟每日限定数百名游客进窟参观,九寨沟每日限定2000名游客进区旅游。
       在世界遗产文化特质和商业开发的激烈碰撞中,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显得苍白无力。保护世界遗产是遗产拥有国义不容辞的责任,如同抚养孩子是父母的义务一样。但现在,政府将自己该出的钱转嫁给游客,连“母亲”都不要“孩子”了。

美国:门票支出微乎其微
       美国各地的门票价格,在制定时常常考虑到如何给来访者以优惠,通常采取各种灵活做法。首先,在优待老年方面,年龄分别为55、59、60、62、65岁以上不等,均由各单位自行确定;其次,不少博物馆平时虽要收费,但有些博物馆确定每月第一个星期二免费对外开放;第三,一些规模极大的单位,需要好几天的时间参观,门票就给予优惠,如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一次入园可最多待7天,迪斯尼乐园的门票,一日游票为34美元,二日游票为59美元,三日游票为82美元;第四,一些单位还在宣传品上附送优惠券,如凭优惠券去圣迭戈海洋世界或好莱坞环球影城均可优惠3.5美元;第五,有些单位不需门票,但采取自愿捐赠,少则一二美元,多则欢迎,即使不愿捐赠也可入内;第六,有些大城市采用联票销售优惠方式,如纽约、芝加哥、波士顿、费城、旧金山、西雅图等六城市以及洛杉矶的好莱坞,均将当地的六七个主要参观游览点列为半价优惠范围。
       综合上述门票价格来看,一些与人们生活、文化和教育息息相关的场所,很多是不收费的,即使收费,也不过几个美元。至于那些娱乐性的场所,收费当然要贵得多,这是合理的,但也不过20—30美元,与美国一般劳工的收入来比,显得微不足道。如据2001年抽样调查,全美国劳工周薪所得为597美元,相当于月薪2500多美元,也就是说,即使25美元一张门票,也只占其月薪的百分之一。何况其他阶层的收入不知要高出多少倍,那就更觉得门票支出微乎其微了。

加拿大:博物馆每周免费半天
       加拿大有充足的自然空间和动植物资源,野生动物园是需要开车进入的。凶禽猛兽自由自在地游荡,而人们却被关在车里隔窗观看,暂时失去了世界主人的尊严和自由。加拿大的公园一般是不收取门票的,但动物园、游乐场等是要交费的。不过并不象国内,层层收费的现象不多见。
       参加博物馆、展览馆的活动,不仅是健康的娱乐活动,也是开阔眼界,接触当地文化,让孩子学知识的良好场所。加拿大有各式各样的博物馆。在多伦多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里边专设有中国馆,展出的中国文物中包括佛像、各式古董、巨型石兽和石坊,甚至整个展厅墙壁都是粘贴复原的巨型中国壁画。加拿大国家对老百姓的福利体现在各个方面。其宗旨是让所有的人都有一定的机会参与或享受人类基本需要,包括部分的精神需要。有些博物馆每个星期向所有人免费开放半天,给经济困难的人提供参与文化生活的时间。

伦敦:免费的城市
       伦敦被称为“免费的城市”。著名的海德公园位于市中心,是伦敦市民和世界各国旅游者经常到访的地点,公园的几个大门对游人完全开放,不收门票,游人从早到晚可以自由来这里游览。伦敦市中心的摄政王公园可以说是英国最美丽的公园,这里有著名的布罗德林荫大道、天鹅湖、玛丽皇后玫瑰园等,公园所有地方对游人一律免费开放。另外,伦敦著名的里士满公园、海姆斯德森林公园、玫瑰山谷公园等几乎所有公园,都对游客免费开放。闻名世界的大英博物馆也是对游客完全免费开放,维修费用完全由英国政府负责拨款。著名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莎士比亚故居、丘吉尔庄园、伦敦塔桥、格林威治天文台公园也都实行免费制度。
       英国的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海滨度假胜地,世界文化保护区,一律对游客免费,只收停车费,但在保护环境和保护大自然方面对游客有严格的要求和规定,破坏环境和污染游览胜地的游客要受到严厉处罚和罚款。

巴黎:总统府也开放
       巴黎有许多地方可以免费参观。例如蒙索公园,这是18世纪的花园,园内小湖边绿树成荫,其雅典废墟式的圆柱,富于罗曼蒂克风格;而卢森堡公园是巴黎最美的公园之一,深为文人学者喜爱。这些公园白天都免费向公众开放。实际上法国公园大都是免费的,各地城堡虽要门票,但周围的花园却可随便进,像凡尔赛宫后巨大的花园就可不花钱参观。
       此外,一些政府机构也可免费参观,如法国议会所在地波旁宫、参议院所在地卢森堡宫,参观者出示身份证即可,还可旁听议会辩论。法院也对外开放,可旁听审判。连总统府爱丽舍宫,每年也对公众开放一天。
       卢浮宫这座艺术殿堂10年前一直是免费参观的。其实即使门票卖20欧元一张,各国的游客们也舍得出,这儿艺术品太多,名气太大,游客所享受的是不能以几个钱衡量的。后来卢浮宫开始收费,但门票收入连维持费用的一半都达不到,它的大部分开支仍来自政府补贴。目前卢浮宫仍每月第一个周日免费开放,平时每天下午3点后半价入场,以便调节参观者流量。

物美价廉VS花钱万吊

       我步出德意志国家博物馆,心潮起伏,久久回味。德国面积只相当于一个云南省,自然景观稀少,偶有几处,较之中国而言实在不足为奇,然而博物馆却是遍地开花,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有的还不只一个,有国家博物馆,也有私人博物馆。国家博物馆多是一些大型综合博物馆,林林种种,品类繁多。私人博物馆多是专题博物馆,比如在斯图加特我去过的奔驰博物馆就属其中一家,免费入场,且有多语解说器,但没有中文,可能是中国游客太少的缘故。
       若以为看这么多东西要花不少钱,那可就错了。这些博物馆票价都很便宜,学生只需2个欧元左右。赶上时辰好,还能碰到卖联票。我就撞上一回,只是没去。德累斯顿是世界文化名城,市内数家博物馆更是闻名遐迩。一回正撞上卖联票,朋友去了,一天下来,到家都快晚上12点了,连说值,值,物美价廉。我又将联票转赠另一友人,此友快马加鞭,脚底抹油,一趟到家凌晨3点,只说一句,不枉此行!
       不仅博物馆票价便宜,德国的大多数景点收费都不贵,于是想起在国内碰到的一些事情。 那时真没少去地方,云南西双版纳的中国国家植物园、民族村、贵州七星岩、安顺黄果树瀑布、江西龙虎山、福建武夷山、厦门鼓浪屿,南下北上,东突西进,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收费一般都在30元以上,真是行路万里,花钱万吊。有些地方,怜我等穷酸学生,尚可收取半价,有些地方不仅分文不减,且巧立罚款名目,我等屡遭其害,一言难尽。
       我曾三上京城,当然是去办事,闲遐时想去看看故宫,只是以前听朋友说票价不菲,而且宫内又设关卡,另行收费。朋友当时身在颐和园,遥望佛香阁,只因慈禧身前甚爱之故,想近前一看究竟,被告知收费20元。朋友咬咬牙,掏出两张大团结,进得阁中,方呼上当。此后每每议及此事便说,只记得上了一个楼梯,又下了一个楼梯,两梯之间隔数步而已。问,可曾看见什么?答曰,未曾。又想起去长城,见前门外树牌如林,都到长城,一看价钱,又是30!罢了,罢了,人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我年近三九,未立寸功,算不得什么好汉,不去也罢,有恐日后不好交代,遂购T恤一件,上书:不到长城非好汉;又有隶书:我登上了长城!甚是喜爱,屡穿不爽。间或有人问及,便是一副遥想当年之状,有好事者爱问细节,只好闪烁其词,敷衍了事。
       听说过这么一桩事,北方某城兴建一座抗日战争纪念馆,本是大快人心的好事,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了解这段历史。于是有远近学校组织学生来接受历史熏陶,怎奈门票昂贵,避之犹不及。可怜祖国花朵,抗日战争史没上上,先来了一课市场经济学。更有小商小贩,趁旅游旺季,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记得93年主席百年诞辰纪念日时,韶山的茶叶鸡蛋卖到20块钱一个!这已经跟抢钱没有区别了,不知老人家泉下有知作何感想。(boje)

原文刊登于《消费日报·新消费周刊》2004年12月3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消费话题——旅游景区门票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