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话题——宠物

 2010年08月19日    632次    2条     

       据2003年最新统计,北京人拥有100万只宠物,全中国13亿人口拥有1亿只宠物,它们给现代人带来快乐与温情的同时,也给现代都市管理带来一系列新问题。

宠物时代的两难
本报记者 姜泓

小宠物大产业

       小小宠物能赚钱,一只纯种猫、狗就要几千元,而赚宠物钱也容易,在大型超市里宠物食品、用品通常都在上百种。一袋20公斤装的爱慕思成犬粮售价360元,2公斤装的要40元,水晶猫砂卖到近20元,宠物箱100多元,狗厕所100多元……与人类一样,宠物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每个环节都有钱可赚。
       近两年,随着国内宠物市场的快速发展,宠物食品、用品开始层出不穷。狗食五花八门,不仅有主食,还有各种零食。国产狗粮10多元1袋,进口狗粮贵的要七八十元,但买者踊跃。在北京街头,与宠物相关的用品专卖店、裁缝店、美容院、医院正在大量涌现,许多宠物医院的主营业务并非医疗,服务项目还包括经营收售宠物、销售宠物用品和食品、主人外出托管、宠物美容、犬类驯导等。尽管宠物医院各类收费不菲,但是生意却很火爆。
       2003亚洲宠物展览会上,不少上海市民为他们的宠物报名参加了观赏鱼和犬类大赛,花200元给宠物买张比赛入场券,自己还要置办配套的服装、道具,学习奔跑的仪态,8万观众参观了展览。养宠物的上海人基本上每个月花在爱猫、爱犬身上的费用为300元。
       目前,在北京登记注册的狗的数量有近13万只,而专家估计,尚未登记注册的狗还有相当数量,再加上猫、鸟等,北京约有宠物100万只,全国至少有宠物1亿只。我国宠物市场的经济潜力至少能达到150亿元人民币。有关专家介绍,国际上仅宠物食品年销售额就达50亿美元。

谁在养宠物

       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无论是旭日东升,还是夕阳西下,总能见到男女老少,或提笼遛鸟,或抱猫牵狗。这些喜好宠物的都是些什么人?
       十年前,养宠物还是有钱和有闲一族的专利,现在,随着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生活水平不断得到提高,养宠物蔚然成风。有钱的,没钱的,有时间的,没时间的,都来养条狗,养只猫,宠物大军浩浩荡荡。
       “养狗如养子,狗通人性。”李大妈和老伴都是70多岁的人了,儿女隔着半个北京城住,工作又忙,难得回家看看。老两口养了条京叭,倒解了不少寂寞。王女士认为独生子女关心他人的意识很差,让孩子养条狗、猫,会有助于培养这种意识。
       在北京,也有低生活水平的下岗人员养宠物,似乎没有人说什么。南京政府在低保政策中明确规定,养宠物者不能申领低保。这项政策受到了一些媒体的批评,在网上也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空前激烈的争论。
       站在享受权利的角度讲,权利的平等性与人的穷富贵贱没有丝毫关系,不论贫富贵贱都可以平等享受公民应有的各项权利。人为地给养宠物者划定界线,违背了这样的平等原则。享受低保者不准养宠物,就等于政府向贫困家庭发放低保是有交换条件的,即接受低保者,自愿放弃自己养宠物的权利。
       低保户可能因为养了宠物而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但他们却从养宠物的过程中享受到某种乐趣和温情。毕竟,对低保户来说,吃和睡并非其生活的全部,他们应当享有其他乐趣。即便一个人将整月的低保款用来购买一件衣物,政府也无权干预。判断一个人能不能领低保的标准是他的实际收入情况,而不是他是否养宠物,或如何消费。
       在饲养宠物的方式上,相信穷人和富人会有所不同。低保户将自己的残羹剩菜喂宠物,哪怕是硬从自己口粮中为心爱的宠物节省一二,都不能被看作奢侈和挥霍。有心理医生认为,低保户本就生活在社会底层,容易产生低人一等的想法,尤其那些孤寡老人,由于缺少交流极易造成感情和精神的贫瘠和危机,甚至会因压力过大无处发泄而发生厌世自杀或其他极端行为。饲养宠物在一定程度上能起到调节身心、缓解压力的作用。

主人与宠物

       人们常说,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对主人与宠物来说,也是这样。
       都市养狗,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半夜睡得正香,就被隔壁的狗吵醒;小区散步,一不当心就踩一脚狗屎;带狗坐电梯,吓得孩子哇哇大哭。狗主人只管狗方便却不管邻里方便的行为,已成为很多都市人激烈反对养狗的主要理由之一。
       文明社会,公民有文明的社交方式,也应该有豢养宠物的文明习惯。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人们上街遛狗时,必须给狗佩戴上证明已注射过狂犬疫苗的塑料牌,并戴上皮带或锁链,由遛狗人牵着,不允许它们自己乱跑。狗虽然可以和主人同乘汽车、电车和地铁,但必须买票。在芬兰赫尔辛基,市政府为宠物狗特意开辟了“宠物狗专用林地”,人们可以带着狗到这里散步、嬉戏,对狗进行各种训练,还设立了86个专用的“遛狗公园”。每个“遛狗公园”门口的标牌上都写有如下醒目的遛狗守则:为防止传染病,不要将病狗带入公园;在园内可将狗放开自由活动,但要注意同其他狗和睦相处;禁止扔东西让狗去拾拣;晚10时至早7时,在园内遛狗不得扰民。日本东京街头小巷,不少日本人牵着自己喜爱的宠物狗在外遛达,他们随身携带着塑料袋等物,以便随时清理宠物的排泄物。东京宠物虽然数量不少,但街头巷尾却很难见到宠物方便后留下的污物。
       在上海,一种专为家庭宠物狗行为、兴趣等才能培训的培训班悄然兴起。排队等待接受培训的宠物狗已达几十只之多。通过训练,宠物狗能够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比如做到不随意大小便,听从主人发出的指挥等。中级培训更多的是培训兴趣、表演技能,而高级培训能让宠物狗掌握专业的表演技能。
       最近,人们愈发开始意识到宠物登上公共交通工具的危害性,辽宁省交通厅重新制定了“旅客运输行业暂行规定”,向省内各客运公司和部门发出通知,所有宠物禁止在各大长途客运站进站乘车。
       而数十万“黑户口”的宠物狗,它们的驯养、防疫是盲点,更给城市管理、环境卫生和市民人身安全带来了隐患。

卫生更重要

       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宠物带来的健康隐患也日益受到社会的关注,比如狂犬病已成为对人类危害最大的传染病之一。8月,北京市有关部门决定,凡在本市饲养的犬、无免疫证明的过境犬,都必须于2003年8月15日前按免疫程序进行强制免疫,对于拒不接受免疫的,报公安机关按无证犬予以没收处理。
       此次强制免疫工作主要对狂犬病实行强制免疫,而犬瘟热、犬细小病毒病等疫病则由犬主自愿免疫。市畜牧兽医总站公布了第一批76家强制性免疫单位名单。另外,6个车载疫苗注射活动站也可由居委会申请进入社区服务。
       推行动物健康证管理制度的消息一传出,前往宠物医院为宠物注射疫苗的市民争先恐后。由于免疫量大大超过预期,北京市犬类强制免疫将延至月底。

越玩越稀奇

       城市家庭养宠物,大多集中在中型犬、猫、鸟、鱼四大类动物,但也有部分家庭养了比较“稀奇”的动物,如珍珠熊、袖珍猪、刺猬、蜥蜴等。
       养宠物养成文化的大概非蟋蟀莫数了。蟋蟀文化在中国已有上千年的悠久历史,蟋蟀比赛具有典型的民族特色,有众多的迷恋者。近年来,各地区时有发生利用蟋蟀赌博的现象,给社会治安带来隐患。如何使蟋蟀活动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国都宠物公园作为北京第一家宠物公园,首先承办了第一届“北京蟋蟀节”,力争在继承传统、弘扬民族文化等方面做出努力。据悉,这次蟋蟀节将于9月13日至21日举行,除全国蟋蟀大奖赛外,还有蟋蟀交易展卖、蟋蟀文化用品展、蟋蟀文化研讨会等内容。
       在国外,养蛇、虎、鹿等野生动物作为宠物的事例并不少见。对国内私人能否养殖较温顺野生动物的问题,林业部门有关人士表示,有如下三种类型的野生动物不允许家庭驯养:野生动物来源不清的;驯养技术不过关的;该种野生动物资源较少的。普通家庭一般不具备养殖野生动物必需的驯养技术,场地也较难把握。同时,把天性自由的野生动物驯养在家里,对动物未必是件好事,因此对饲养野生动物当“宠物”的做法,林业部门并不提倡。

原文刊登于《消费日报·新消费周刊》2003年8月20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消费话题——宠物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