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话题——中医

 2010年08月22日    1,641次    585条     

中医西医谁科学?
姜泓

       如果你得了感冒,你会想到先去看中医吗?上个世纪初,鲁迅先生说,“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近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医成了很多患者在西医无法治疗或疗效不理想时“死马当活马医”的选择,同时也成了医生用药疗效不好后的一种托词。
       在绝大部分患者心里,中医是很玄的,阴阳五行,风寒暑湿让人听得稀里糊涂。正因为玄,中医被认为是不科学的,我无法认识你,还怎么能信任你呢?于是,有冠以“祖传秘方”“民间神医”骗钱的,甚至将中医发展成为巫医掩人耳目的护身符;也有去中医院看病先要患者照X光,做CT的,似乎惟有如此,才是真正的中医。
       如果中医不科学,西医就科学了吗?不少中国患者会这样认为:“我相信西医,因为它是‘科学’。”我们从小学的物理、化学,多年的“科学”教育,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记——科学的,就是正确的。可是我们忘了,今天我们学到的科学,是推翻了昨天的谬误建立起来的,也许在明天,今天的科学也需要修改。一位研究中国哲学的外国学者说,“西方人早已不再把‘科学’这个词等同于‘正确’及‘唯一’”,“中国人始终都是在一个他们自以为是的意义上误解了西医,因为中国人认为的西方并不是真正的西方”。
       相信科学的含义是按照科学的方法看待问题,而不是相信科学所给出的“结论”。
       很多病人在看中医时会想:“你检查都没给我做,怎么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怎么能对症下药呢?”因为中医的治病用药均是建立在中医独特的理论上的,它基于中医古代医家对疾病探索过程中发现并发展的一种整体研究方式,它跳开了现代医学从细胞到分子到基因越来越微观的研究思路,把人放在天地之间去观察研究,将人体的整体平衡作为研究健康与疾病的标尺,认为任何疾病都是整体平衡受到破坏的结果,在治疗上也应该着重于恢复机体原有的平衡。而且中医强调辨证施治,重视病人个体差异。这样的理论基础才决定了中医“玄之又玄”的表象。
       中药只有在中医理论指导下使用,它才是中药;同样,西药也只有在西医理论指导下使用,它才是西药。两者的理论基础不同。西医能治好病人,中医也能治好病人。能治好病的就是好医生,何必理会使用的手段?中医历经几千年,推而不倒,靠的是治病有效果。如果中医治病无效,早就被人民抛弃了。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中医在康复保健、慢性病等方面有优势,但中医关于疝气的理论是错误的,用麻杏石甘汤之类治急性肺炎也没有抗生素起效快……
       流感来了,板蓝根就脱销;“非典”期间,全民服用那几种中药方子,全然不管中医“辨证施治”的原则,将看见病毒感染就用抗病毒药这一西医思路用在中医上,这不是科学的态度。
       中医西医谁科学?实践胜于雄辩。

美国:中医师不能称医师
       对于仅有200多年建国史的美国人来说,所谓的传统医药是指西医药(现代医药),其他的传统医学均被视为“非常规医学”,未被联邦政府列入正规医疗体系,属于另册,中医亦不例外。中医药在美国必须遵循医药当局对于非常规医学的统一管理规定,目前中医药在美国仅针灸是以州法律形式,被列为一种医疗手段。
       由于针灸作为中医的一部分最早进入美国医疗市场,因此大多数美国人及立法部门认为针灸就是或者包括了中医。许多州的针灸定义为:包括中药、方剂、推拿、气功、食疗等。美国对中医师的称谓也是极不一致,最早、最普遍的行文称谓是“针灸师”(Acupuncturist),有的称为OMD(Oriental Medical Doctor),但是千万不要用医师(Medical Doctor)一词,不论印名片、做广告、挂招牌,均不可用,否则以违法论处。
       中医师的地位在美国属低层,与按摩师相似;收入属于中层,与中小学教师、美容师相仿,与西医师相差4至5倍。若为老板打工,年薪在2.5至5万美元之间,如果自己开业、办学校、开中药店,年收入可达10万美元以上。
       曾经有一家在国内很有名望的中药公司在美国设分公司,开始颇有起色,后来生意逐渐低落以至关张。究其缘由,忽视对美国人消费心理的了解是受挫的症结之一。在美国市场,顾客至上,讲求服务细致周到,尤其美国人对不了解的事情更喜欢问个究竟,对中医药当然问题更多,有时一问就是1个小时,需要耐心回答。这家公司由于人员安排不善,且电话仅有录音又不及时回复等,因“小节”而失了“大业”。

加拿大:中医医生得到资格承认
       加拿大的中医医生,虽然可以行医,但没有医生的合法资格,只能算作另类医疗服务人员。他们当中即使是有医学博士学位的人,也拿不到医生的资格证书。在加拿大温哥华地区中医学界和华侨华人的共同努力下,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向231名从事中医的医生颁发了高级中医师证书,还给600多人颁发了注册中医师、中医药师和针灸师证书。这是加拿大也是整个北美地区第一批被当地政府和医学界正式承认的中医医生。他们的地位与当地西医医生一样,在专业资格上得到了承认,也得到了法律保护。
       加拿大华人人口很多,中医有很大的市场。目前加拿大中医从业人员少说也在1万以上,其中2/3是华裔,其余有韩裔、日裔、印度裔和当地的“洋人”。加拿大现有数十所中医学校。在这些学校教授中医的基本上是华人,而学生多数并非华裔。估计再过十几年,在加拿大的中医行业中,非华裔的从业人员比例将增加到50%。这一趋势说明,中医在加拿大是受欢迎的,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荷兰:曾遭警方查抄
       董志林医生80年代初从浙江来到荷兰创办神州医药中心。随着中医对常见疑难病症疗效的增强和可靠的信誉,中心赢得了越来越多荷兰人的信任,许多荷兰人纷纷从全国各地慕名前来求医,甚至还有时任首相和他的夫人以及其他高层人士。
       可是,1996年2月,140多名警察突然包围了神州医药中心及其分支机构,翻箱倒柜,查抄了800多个品种、总重量为25吨的中药饮片和中成药,理由是怀疑中成药和中草药中含有受保护的野生动植物。当地电视台和报纸对警察的行动连续跟踪报道,“神州事件”一时成了当时家喻户晓的新闻,震惊了整个荷兰。
       董志林坚信,推广中医药为荷兰民众消除病痛没有错。事件的第二天,神州照样开业,董志林还把荷兰报纸对事件的报道全部剪下,让患者自己判断其中的是非曲直。官司尚未了结,来求医的荷兰患者已踏破门槛。而警方为这次行动花费了巨资,检验查抄的药品,翻译中文说明,最终也没能找到“证据”,只好如数退还查抄物品。
       董志林认为,在欧洲推广中医药的过程是东西方文化与技术交流的过程,不能只通过简单的商业方式,还需要做很多传播和沟通工作。为此,董志林开办了神州中医大学,培养了600多名中医骨干,他们已成为欧盟各国中医机构里的中坚力量。

在美行医规矩多
谢海洲
       在美国看病,首先要预约。如你不在家,应有录音,回来后一定与患者联系,言词要委婉,像老朋友一样。一人看好后会介绍别人,甚至下次他领着家属子女同来。
       要有时间观念,早到1至2分钟,在门口或停车场看表等候,恰好与约定时间一致时去敲门;晚到1至2分钟要述说原因,并主动致歉;若晚到5分钟就要请求推后约定。
       为病人看病,每人不少于半小时,每天不过看10个人左右,也有能看20至30人的,一则因为名气大,病人多,口碑好;二则请助手做准备工作,交叉看病。病人做好准备工作,如针灸需脱掉外衣,仅留内衣,然后穿上一次性纸衣,露出需针的部位,初诊病人还要填写病例表格,准备工作和诊治可以交叉进行。诊室多一些,可以看到20至30人,再多就有偷工减料之嫌了。  
       医生每次只能接待一位病人,不能左顾右盼,不能插扰。开中成药或汤药的,最好能由诊所代煎,但味不可苦——良药苦口利于病在国外是行不通的,怎么办呢?可以将药煎好,加一半蜂蜜,药液多分几次服,每次不少于100毫升,也不可太多,而且每次的浓度、甜度一致,要求较严,马虎不得。药煎好后放在一大口瓷瓶中,病人带回去存放在冰箱中,每饮前先在微波炉中加热1至2分钟,不可过热,也不宜过凉。
       美国与我国社会制度不同,要与病人交朋友,问寒暖,关心病人,吵架就有吃官司的可能。

       10月下旬举行的2003国际中医药学论坛上,各国医学界对中医药在病毒源体起到的作用给予肯定,许多专家开始认同中医药是中国对世界的“五大发明”之一。
       1972年以前,美国很多官员和医生视针灸为巫术,只有为数不多的针灸师蛰伏于唐人街。2001年,全美持有针灸执照的中医师已达14228人。从今年9月在香港召开的首届中医药全球大会会议情况看,中医药在国外经历了一个从被视作巫术——怀疑——接受——立法保护的过程。
       然而,比起国内同行来——

国外:中草药≠药物  中医师≠医师
中医地位依然尴尬

姜泓

       “一个三岁的英国男孩因母亲难产患了脑瘫,这在英国被认为是不能治疗的,而中医只用三个月就使他能跑能跳了,西医对此难以置信。”英国伦敦家庭医生马克·约翰所说的这件事震动了很多西医,他们由此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发现自己好像比中国同行更受欢迎一些。很多病人更愿意让我给他们号脉、看舌苔。”20多年前,当马里青年希亚卡·迪亚凯特苦读中医著作时,他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会在广州一家正规的中医院里坐堂开诊。
       现在,有数千年悠久历史和神奇功效的中医药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洋弟子”不远万里前来学习取经。而“洋弟子”的学习动力也从兴趣爱好转向实际应用。迪亚凯特说,现在马里的医科大学也开设起了中医和马里民间医学的课程,这是参照中国经验的结果。

美国掀起中医热
       翻阅70年代初中期的美国医学界权威刊物将会经常读到这样的社论——“针灸是野蛮而不文明的”,“如果针刺能治病,那么扎根刺也能治病?!”
       长期以来,中医被美国人视为“巫医”、“不科学”而遭到否定。中医药虽然传入美国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但并没有真正被美国公众接受,中医药的使用者,几乎只限于旅美的华人。
       真正改变中医药在美国的处境,并使之得到发展,是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以后,中美关系恢复正常化,在美国掀起的一股“中国热”。在90年代初,美国药品和食品管理局(FDA)同意对针灸进行实验性研究,现在他们已经将针灸用针升级为2类医疗器材。1997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召开听证会,对有关针灸的研究结果进行了评议。会议得出结论认为,针灸对于多种疾病具有确切的疗效,于是针灸的科研经费有了大幅度的增长。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每3名美国患者中就有一人求助于非常规医疗方式,而大多数患者选择了中医针灸和推拿疗法。随着中医、针灸在美国的发展,中药也受到美国人的青睐。据统计,美国人每年要花费60亿美元用于营养保健品,而且这一市场以每年增长20%的速度拓展。美国约有5%的患者服用天然药物,其中80%的人在治疗过程中服用中药。

针灸先行
       近些年来,随着疾病谱系的变化和环境污染,以及化学药品毒副作用、耐药性的影响,中医药引起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医药以其令人信服的临床疗效,受到了世界人民的青睐。据报道,英国5000万人口,有中医诊所3000个;荷兰1500万人口,有中医诊所1600个;加拿大3000万人口,有中医诊所3000个;澳大利亚1900万人口,有中医诊所4000个。中医药的应用范围也不断扩大。
       在中医药的对外传播中,针灸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大多数西方人是从认识针灸开始了解中医药学的。如今,许多西方国家仍把“针灸”作为“中医”的代名词。
       1973年,美国有3个州率先认可针灸治疗法,针灸以其独特、快捷、无副作用的疗法取得民众信任,愈来愈多的美国白人热衷于针灸。全美已有43个州对针灸治疗的合法性给予认可,针灸师超过1.1万人,每年有100多万美国人接受针刺治疗。
       截至20世纪末,全世界拥有针灸医疗的国家和地区已达142个,从事针灸专业的中医师、西医师、针灸师约有20至30万人,遍及五大洲。这些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的中医、针灸诊所,为中医药走向世界打下了广泛的基础。

生存不容易
       中医师在美国如果领到开业执照,找工作、开诊所、办学校、开中药店等,出路很多。中医学院的毕业生容易找到工作,然而中医师的地位和待遇在美国与西医师无法相比,因此中医学院的毕业生到美国奋斗若干年后,考到西医执照者亦不乏其人,也有同时兼有中、西医师身份者。
       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允许中草药以天然健康食品、茶或佐食品的形式在美国市场销售,只是不准在商品标签中称作“药物”,并不准注明或暗示可治疗或预防某种疾病,但对商品的名称没做限制。
       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吴伯平介绍,主宰医疗保险大权的西医师,从根本上敌视和排斥中医药,以致中医针灸10余年来一直未能列入医疗保险范畴。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美国,掌握医药保险命脉的西医师绝不愿意丧失其既得利益,而在医疗保险普及的美国,自己掏钱去看中医的患者毕竟是少数。
       不少人认为,针灸和针灸师已得到美国法律保障。而实际情况是,只有29个州1个特区真正允许针灸师独立开业,有9个州的针灸师只能在西医师指导下执业。即使在可独立开业的州,针灸师也时常受到起诉和判刑,比如应用中西药复合的成药,使用针灸穴位注射,以及针灸师称自己为Doctor等。只要有人起诉,针灸师往往败诉,很难得到法律保障。
       而在英国,卫生部实行针灸师和草药师分开注册制度,不但割裂了中药与针灸同属于中医理论体系指导下的两个不同的治疗手段,而且中医师今后只能用草药看病,动物药、矿物药将不在考虑之列,这对中医执业人员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

原文刊登于《消费日报·新消费周刊》2003年11月5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消费话题——中医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