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话题——家教

 2010年08月19日    531次    3条     

       暑假来临,酷暑之下,街头随处可见举着“家教”牌子的大学生“推销”自己。在高校周边形形色色的家教中介机构里,我们不时可以看到进进出出的大学生。
       面对升学压力,越来越多的孩子和家长把提高学习成绩的希望寄托在家教身上,请家教似乎成了闯过高考“独木桥”的必由之路。
       然而,走进家教市场,我们发现一连串的问题:谁可以做家教?如何选择合适的家教?请家教是有利还是有弊?谁来管理家教行业?

家教:有教无规
姜泓

谁在做家教

       周五下班时间,北京海淀图书城四环路边的出口处,两名大学生手里拿着写着“家教”字样的牌子。个子较高的一位告诉记者他姓陈,北大物理系学生,大三年级。
       小陈说他来自陕西省,家里并不富裕,一进校门他就找机会打工挣钱,做过家教,干过推销。今年上半年他准备托福、GRE考试,联系国外学校,一直没时间出来打工。现在不太忙了,他想做家教挣点下个学期的零用钱,所以和大一年级数学系的同乡出来找家教。本来学校有专门的家教服务部门,不过登记的学生很多,联系到合适的家教需要很长时间,自己不想等。社会上也有一些家教中介公司,花花绿绿的联系广告常常贴满三角地,自己去年暑假曾经找过一家,交了50元中介费,听说家长交得还多。等了半个月,中介公司也没打过电话,后来他把中介费要了回来。这还算不错的,自己的同学当中就有交了中介费要不回来的。
       正说着,一位男士过来询问:
       “你们能做家教?”
       “对,我们能教英语、数理化。”
       “哪个学校的?”
       “北大。”
       “是英语专业的?”
       “不是,我是学物理的,他是数学系的。不过您放心,我考过GRE和托福,英语水平没问题。”
       听了小陈两人的介绍,他没有同意。
       这位姓刘男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刘先生在一家电子研究所工作,爱人是国家机关公务员。儿子就要上高二了,英语一直是弱项,父母的英语很多年前就都还给老师了。所以他希望能找到一位北大或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来教他的儿子。
       在北京,从事家教工作的首先是在校大学生,大多数是本科生,也有部分研究生在做家教。从生源来看,绝大多数是家在外地的学生,北京籍学生一般家境较好,做家教的不多。大学生在家教队伍中占多数。其次是中学老师。他们教学经验丰富,责任心强,在学校就有些名气,一些特级教师、退休老教师更是受到高三备考学生家长的追捧。这类老师课余时间常常要带多名学生,收费较高,而且还不易请到。此外网上家教正在逐渐受到青睐,一些教育网提供在线服务、名师答疑、全天候服务,费用也不贵。

谁在请家教

       无疑,请家教最热心的是家长。在基础教育实行减负的同时,学生家长不仅把家教当成望子成龙的捷径,同时家教也正成为不少家庭解决独生子女孤单寂寞的有效途径。
       女儿去年考入北大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女儿初三时就给她请过几位家教,都是名牌大学的本科生,有一位还是省里高考的状元。不过女儿的学习成绩只提高了一点。上高中后,经同事介绍,王女士请到了北京四中一位数学老师来教女儿,毕竟是名师,知道学生需要什么。女儿跟着学了多半年,数学成绩就排进班级前十名。高二那年,她又请到一名退休英语老师,每次课两小时,150元。虽然很贵,但效果不错,女儿的英语成绩提高很快。女儿高考考了全校第二,进了北大,所以王女士对多年的家教投入表示满意,“花这么多钱请家教,值!”
       不少三口之家的家长都担心孩子放假后无人管教,于是“陪读”、“陪吃”、“陪玩”的“三陪”家教应运而生。自己经营一家公司的张先生整天忙碌于工作,太太又经常去外地联系业务,独生子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打游戏。张先生认为,男孩子的成长需要有成年男性的陪伴,自己工作忙,少有时间陪儿子玩耍,于是就请来—个男性大学生,让这位既做家教又做保姆的大哥哥来陪他。
       在假期,很多小学生家长将孩子托管到老师家里,比请保姆放心、省心,同时还可以辅导孩子的学习。
       近年来,成人家教逐渐兴起。“王先生,35岁,请英语家教,每周3次……”在许多中介服务网站上,我们经常能看到类似的需求信息。他们多半是30岁至40岁的中年人,出于工作的需要而请家教“充电”,有的是为谋求更好的职位或升迁机会,需要获得更高的文凭,准备参加成人高考和自学考试而请家教。

家教利与弊

       在北京十四中教英语的李老师说,这个暑假她已经答应了三个家长,给他们的孩子强化英语。她认为,请家教一来可以拾遗补阙,补上学生在课堂上没有注意到的要点难点;二来在家教中可以使学生逐渐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三来由于是面对面地授课,针对性较强,学生可以随时提问,学习效率比较高。
       但李老师并不认为请家教对学生来说就是一件好事。家教对学生成绩的提高一般会有一些促进作用,请了家教,自觉性稍差一点的学生就会认为反正有了家教,产生依赖心理,不利于培养自己研究、解决问题的能力,课堂上不去认真听讲。实际上,家教的内容基本上都会在课堂上讲到的。课堂上不学,家教时才学,浪费了时间、精力和金钱。学生要掌握学习规律和正确的学习方法,家教只是一种因人而宜的辅助手段,家长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家教上。
       李老师也不赞成大学生担任家教老师。她说,数学家不一定能当好数学教师,文学家不一定能当好语文老师,教学是一门学问,你会,不等于你就能教。有些大学生做家教,本身专业就不对口,知识不过关,教育上不注重方式、方法,对学生的情况也不熟悉,很难想像一名毫无教学经验的大学生能做好教学。这样的大学生家教,只会对学生说“不会的你就问我”,误导了学生。而家教的老师却可以注重引导,而不是直接告诉学生答案。当然,大学生与教学对象年龄相差不大,思想活跃开放,有共同语言,容易沟通,更能理解学生的处境,也没有某些老师居高临下的权威意识。
       有人认为,在职老师利用课余、休假时间,通过自己的劳动,既满足部分家庭的教育需要,又增加本人收入,无可厚非。但更多的人认为,在职教师做家教有很大的负面效应。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社会对教师个体素质的要求也相对高于其他行业人员。注重家教“创收”的教师,往往很难保证廉洁从教、敬业爱岗。
       像上文中王女士请家教那样“物有所值”的案例不多,更多的是一些不和谐音。王女士说,女儿的一名同班女同学的家长经中介公司请到一名清华男生教数理化,教了一个假期,效果挺好,家长便要求再教半年。没想到几个月后,这名男生和女儿谈起恋爱来,从家教升级到男朋友。家长马上请这名男生走人,搞得大家很不愉快,女儿的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

家教市场亟待整顿

       据记者了解,目前北京家教市场上,学习语言的占了相当一部分,报酬一般按小时计算,教授艺术类课程的,收费要贵一些。
       教小学生的大多是北京师范大学或者是幼教学校的学生,每小时的报酬大多在20元。教初中生的大学生,每小时的报酬大多是25元或30元;老师每小时的报酬大多在30元以上。教高中生的大学生,每小时的报酬大多在30元以上;老师每小时的报酬大多在40元以上。辅导高三备考学生的报酬还会更高。
       合法的收入都应当依法缴纳个人所得税,但无论是从事家教工作的大学生还是老师,很少有人主动纳税。
       一方面,家长认为家教应当具有良好的素质,不要滥竽充数;希望成立家教管理部门,对进行家教的大学生和教师进行评估和管理。另一方面,一些从事家教的大学生反映,由于双方很少签订协议,发生纠纷时吃亏的总是大学生,做家教缺乏安全感,重庆就发生过家长非礼女大学生家教的事件。
       从事家教中介服务的机构往往两头收钱,有的公司在双方达成意向后还会再收10%左右的提成,而成本不过是几个人、一间房、一部电话,利润可观。于是,家教中介机构鱼龙混杂,合法与非法、注册与非注册的都有,大多打着名牌大学的招牌,欺骗家长。更有许多非法中介机构在北京高校周边利用小广告、传单等宣传资料吸引学生,一旦中介费收入囊中,即刻不见踪影。
       家教作为一个行业,应该有行业的规范,执业的标准,但国家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对家教市场进行规范,也没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对家教中介机构进行管理。家教行业,呼唤行业标准,呼唤管理机制。

原文刊登于《消费日报·新消费周刊》2003年7月23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消费话题——家教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