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话题——除了秀色可以餐

 2010年09月07日    442次    52条     

       开始,我还真不知道仙踪林是干什么的,倒是知道两个《绿野仙踪》,一个是中国清朝人李百川写的剑仙章回小说,另一个是美国人莱曼·弗兰克·鲍姆写的儿童文学。对了,还有一个叫绿野仙踪的,就是现在国内最大的自助户外运动绿野俱乐部的前身,我在1999年参加集体户外活动时就是找的绿野仙踪。
       当同事跟我提到仙踪林时,我的脑子里首先闪过的就是绿野仙踪,并不知道它其实是个休闲吃喝的去处。
       周末,逛了一上午百安居,中午出来时已是饥肠辘辘,心想就去仙踪林吃饭。记忆里东单有一家分店,转地铁到了东单,出站往北走到仙踪林的绿色兔子标牌前,已然饿得前心贴后背了。推门进去,心里先道声奇怪,我以为我走进树林了,原来这里的客人是坐在秋千上的。秋千已被占满,往里走,看菜单,才知道仙踪林并不是喝绿茶、花茶、大碗茶的北京茶馆,这里的招牌是珍珠奶茶。奶茶这东东,我记得很久以前喝过一回,只模糊记得甜不唧唧的颜料水里放了许多软不唧唧的小元宵。
       既来之,则安之,要了一杯香草味的珍珠奶茶,叫了香菇鸡饭、薯饼和沙拉。等穿白兔图案马甲的服务生送餐时,细细看看了周围的食客。看了一圈,我知道我错了,两点钟的午后,这里少有食客,多的是茶客,嘴里啜着奶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大家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这里不像星巴客,没有西装革履,没有布尔乔亚,这里的顾客多是MM们,或是头碰头地与男友低语,或是闭了眼睛让手指粗的吸管留在唇间,也不啜吸。
       点的东西上来了,先吸了口奶茶,一个小糖豆似的东西突然从吸管里窜出来撞在舌头上,吓了我一跳,轻轻一嚼,圆韧不粘牙,有种红糖的焦香,这就是“珍珠”了,不像是糯米做的,倒像是白薯粉。香菇鸡饭很一般,香菇像是罐头里的,鸡块也温吞,若非我饿得要命,实在是难以下咽。薯饼是用白薯粉裹了馅炸出来的,我要了辣酱,结果吃起来味道怪怪的,反不如麦当劳、肯德基的薯条来得纯粹。沙拉倒还清爽,可惜不够吃。
       风卷残云下了肚,感觉只有半饱,又叫了巧克力花生吐司,肚子里才舒服些,这才能咬着吸管欣赏秋千上的MM。隔桌一个MM手里端了绿绿白白的一杯东西,似乎是传说中的冰果。看来仙踪林抓住了年轻人喜欢尝试新奇口味的心态,否则光卖泡沫红茶在大都市里能有多大的市场。
       出了门,想起下午还要跑到十几公里外的建材城看瓷砖,我又到肯德基里补了个鸡腿堡,心里才踏实了。看来,今天我的确走错了门,仙踪林里哪有我这样只求买一饱的客人,更何况那里的秀色也是填不饱肚子的。

(文/路客)

原文刊登于《消费日报·新消费周刊》2004年9月10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消费话题——除了秀色可以餐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