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友杂谈——第14座8000米

 2010年08月11日    1,096次    0条     

       攀登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Reach the summit of all eight-thousanders)存在了很久。源起于18世纪欧洲阿尔卑斯山区的现代登山运动,在20世纪初进入了“喜马拉雅攀登时代”,随着1964年最后一座8000米以上高峰被人类登顶,集团军式登山模式逐渐落幕,个人英雄时代走到台前。
       一人登上所有14座8000米高峰,作为人类攀登山峰新的极限,成为世界顶尖登山家的下一个目标。1986年,“登山皇帝”意大利人莱因霍德·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以16年3个月19天时间,在他42岁时首先完成了这一目标。仅一年后,与他展开竞争的波兰人杰西·库库奇卡(Jerzy Kukuczka)仅用7年11个月14天时间也登顶了全部14座8000米高峰。
       此后20年,加入“登顶14座8000米高峰俱乐部”(14 8000m Club)的还有埃哈德·罗瑞坦(Erhard Loretan,瑞士人,1995年完成)、卡洛斯·卡塞里欧(Carlos Carsolio,墨西哥,1996)、克瑞希托夫·维利可(Krzysztof Wielicki,波兰,1996)、胡安尼托·欧热波(Juanito Oiarzabal,西班牙,1999)、塞吉欧·马提尼(Sergio Martini,意大利,2000)、严弘吉(Hong-Gil Um,韩国,2000)、朴永锡(Park Young Seok,韩国,2001)、艾伯特·伊努瑞特圭(Alberto Inurrategi,西班牙,2002)、韩王龙(Han Wang Yong,韩国,2003)、埃德·维斯特斯(Ed Viesturs,美国,2005)。被现在国际登山界认可的“俱乐部会员”共12人,此外,浮士德·斯蒂芬尼(Fausto Stefani,意大利,1998)和艾伦·希金斯(Alan Hinkes,英国,2005)两人是否全部完成,还有异议。
       因为登顶14座8000米高峰是传奇的,所以几乎可以说上述就是人类目前最牛的登山家。
       作为拥有世界上8000米高峰最多的国家,“俱乐部会员”中不应该缺少中国人。除上述14人外,截至2007年4月,完成登顶10座至13座8000米高峰的26名登山家中,已有藏队(全称为中国西藏攀登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探险队)的次仁多吉、仁那、边巴扎西、阿克布、洛则5人。
       1993年,藏队组建10名队员,正式确定以集体形式完成登顶14座8000米高峰目标。1993年,首先登顶了14座8000米高峰中最难攀登的安纳普尔娜I峰(ANNAPURNA I,海拔8091米),接着登顶了道拉吉里峰(DHAULAGIRI I,海拔8172米)。1994年,登顶希夏邦马峰(SHISHA PANGMA,海拔8012米)、卓奥友峰(CHO OYU,海拔8201米)。两年登顶四座8000米高峰,显示了藏队强劲的攀登实力。1995年,登顶迦舒布鲁姆II(GASHERBRUM II,海拔8034米),攀登迦舒布鲁姆I峰(GASHERBRUM I,海拔8068米)因天气原因失败。1996年,登顶马纳斯鲁峰(MANASLU,海拔8156米)。1997年,登顶南迦帕尔巴特峰(NANGA PARBAT,海拔8125米)。1998年,登顶干城章嘉峰(KANGCHENJUNGA,海拔8586米)、洛子峰(LHOTSE,海拔8516米)。1999年,登顶珠穆朗玛峰(EVEREST,海拔8844.43米)。2000年,攀登乔戈里峰(K2,海拔8611米)失败。2001年,登顶布洛阿特峰(BROAD PEAK,海拔8047米)。2002年,攀登乔戈里峰,在距峰顶210米时因天气突变而失败。2003年,登顶马卡鲁峰(MAKALU,海拔8463米)。2004年,登顶乔戈里峰。
       2005年,就在创造世界登山纪录指日可待之时,一场飞来横祸给藏队造成重大损失,进山路上的落石使仁那殒命,边巴扎西伤损一眼一耳。
       出师未捷身先死!谢弥青在其《如果山知道》一书序言里说,2006年3月中央电视台“2005体坛风云人物颁奖典礼”将最后一个奖项颁给了仁那,“对于在场的大多数人而言,这个名字是陌生的,至少是不及前面九个名字那般如雷贯耳。他就像他所从事的职业一样远离大众的视线,以至于直到以牺牲生命为代价才赢得了人们关注的目光。”
       在我的博客里,收藏了藏队的五篇登山报告,其中“肩负重托、为国争光、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之类的话语或许会让现在的年轻人觉得离自己很远。藏队的英雄,大都不是可以令人热血沸腾的时尚明星。
       他们是寂寞的。
       英雄是寂寞的。
       习惯于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生命禁区里与狂风、滑坠、雪崩、恐惧、痛苦对抗的雪山之子,将在2007年的夏天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是他们的宿命,因为他们是登山者。
       同伴的倒下总是会让人流泪,可是一个人如果不知道悲伤的滋味又怎么会了解欢乐的真谛,又怎么会对生命珍惜?
       仁那在天的英灵将庇佑藏队的英雄完成他们的目标,让中国的登山运动能再往前走一步。走一大步。

(文/路客)

原文刊登于《户外》2007年6月刊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山友杂谈——第14座8000米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