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友杂谈——山难与安全——自由之路上的蓝莲花

 2012年08月02日    770次    49条     

       “自由,它是如此高贵,如此令人向往,要得到它所需付出的代价,通常也无比高昂。”——严冬冬《我的自由之路》

       7月9日,严冬冬在新疆西天山托木尔地区却勒博斯峰登山下撤途中落入冰裂缝,不幸遇难。当两天后消息从新浪微博上发出时,整个户外圈子震惊了,大家不敢相信,这位中国登山新生代之星,就这样将自己的身躯留在雪山怀抱中。
       严冬冬在大一时开始接触登山,登山释放了他灵魂深处对自由的渴望,随之成为生命的主题。大学毕业时,如何自由自在地去登山成为他最大的难题。迷茫中,他发现“上班这种事情完全不适合我”。凭借打短工翻译挣得的一点钱,他购买攀登器材,开始尝试梦想中的自由登山。很快他陷入新一轮迷茫,幸好在珠峰奥运火炬集训队遇上了志同道合的周鹏,确定了他们这对攀登组合日后的名字——自由之魂。珠峰回来后,他意识到翻译不再是“暂时糊口的权宜之计”,而是“一件我喜欢做而又擅长做的事情”。在收入尚可,时间自由的生活方式下,他再次开始四处攀登。2009年11月,在陪同Bruce Normand这样的世界级登山者在国内短期登山时,他终于见识到自己梦想中的自由攀登——以快速、轻量化的阿尔卑斯方式挑战难度路线。兴奋的他立刻与周鹏再次去尝试攀登幺妹峰,于是完成了国内登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幺妹峰中央南壁“自由之魂”新路线。这一攀登获得2009年度金冰镐奖最佳技术攀登奖提名和第4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最佳攀登成就奖。
       他一直向往的“自由自在地去登山,自由自在地安排生活”的梦想,就这样变成现实,他可以用想要的方式完成那些想要的攀登。2010年2月与李兰完成的五色山南壁“另一天”新路线,2011年10月与周鹏完成的贡嘎山域嘉子峰西壁“自由之舞”新路线,让他蝉联了第5届、第6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最佳攀登成就奖。贡嘎山攀登之后,他说:“这是朝着自由的境界又迈出一步的感觉——再没有什么感觉能比这更美妙了。2012年会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西藏、新疆的未登峰上,可能会是一些相对人迹罕至的区域。”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况且是在不断挑战各种难度的高山路线,但他对登山的风险认识得很清楚。深圳山友彭晖回忆:“2010哈巴雪山,他和孙斌上去救完遇难的两个人,我问他:冬冬,你害怕吗?他淡淡笑着跟我说:‘有一天可能你听到山难消息,走过去扒开人群,看到那个人是我。’”而他自己在4月28日搜狐博客上发布的对“身后事”的免责宣言,表现出一个理智、冷静、纯粹、谦虚的攀登者的负责态度。
       这是一名在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道德信仰越来越堕落的现实世界里,依然执著追求自由登山梦想的年轻人。他曾说:“登山是一件让我真正喜欢,值得我把生命投入其中的事情。”赔上生命,于逝者,求仁得仁,亦复何怨;于生者,他的接近国际水平的攀登已为国内阿尔卑斯式攀登树立起醒目的标杆,他的26本译著中5册攀登技术书籍让中国的攀登技术教科书从《登山圣经》阶段进入到更具个性、活力、丰富的阿尔卑斯式攀登阶段。
       2012年夏季,我们送别了一位不满28岁的追梦人,他心中自由的世界,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逝者安息!生者莫要淡忘梦想!

(文/路客)

原文刊登于《户外探险》2012年8月刊

返回山难与安全专题目录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山友杂谈——山难与安全——自由之路上的蓝莲花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