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友杂谈——山难与安全——2000年玉珠峰山难——山友提问

 2010年08月10日    767次    63条     

有关玉珠稍详细情况
8000m 16:42:40 5月15日
这两天在阳朔攀岩,今天正逢玉珠峰山难北京队幸存者之一的宾宇丹回柳州,遂同柳州山友郑幼凌一同去桂林机场接他,在桂林到柳州的路上,了解了一些情况,现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随后他本人会有更详细的介绍。
该队即刘雪鹏所带队伍,共九人,两个向导,刘雪鹏及小董,小董去年随刘雪鹏登过北坡,队员中有一个来自杭州,叫任玉昆,五一随北京天美队登北坡,下撤后未离开,又半途加入他们,无任何装备,因为五月八日生日,打算在该日登顶。
五月六日进山,遇上风雪(同日广州队数人遇难),离大本营还有一段距离处扎营,次日移到正常营地,五月八日运输物资,进行适应。七八日天气尚好,其中八日,任玉昆曾试图单独冲顶(为生日),不久即放弃。九日八时出发,去建C1,上碎石坡开始结组,意在提早适应结组行军,由于体力不平均,到下午两点才到C1,宾等几个体力好的原打算当日冲顶,被迫放弃。此时,他们发现一具尸体,离C1两三百米处,基本在同一高度,死者状极痛苦,脚上只有一只冰爪,手上无手套,从周围地形看,估计是滑坠后还移动了不少距离,最后被冻死。事后知道是广东队王涛。
十日八时,全队从C1出发,七人结组在一起,杭州的任玉昆因无装备留在C1,由于七人结组,行动缓慢,中途一个叫老高的反应严重,要求下撤,刘雪鹏陪他下撤,队中剩下小董一个向导,不久又有一男一女退出,此时任玉昆已穿上老高的装备赶了上来,小董陪两人下撤,最后形成四人结组(这里前后人数有点矛盾,宾现又在医院,无法核实),此时已是下午两点,海拔在5800左右,有两三级风,刘曾在对讲机中劝他们下撤,但四人不甘心,又讨价还价了两个半个小时,行军过程中风越来越大,宾形容象剥鸡弹壳一样将5900左右的坡上的雪一路刮完,露出亮冰面,行军已很困难,三点,在六千米处,四人决定放弃,拍照后准备下撤,上升是宾打头,下撤他们打算也按同样顺序,这就需要掉个头,转身时,原是最后一个(现位置在最下方)的海亮(音),滑坠,据宾讲,他眼睁睁看着一个一个被拖倒带下去,最后是他,他做了保护动作,冰镐在冰面上滑过一道痕,根本没用(我在一号冰川一人尚如此,别说四人),四人向东南坡滑下,在5820处唯一的一块雪坡上止住,定下神来,3点15,互相检查,三人尚好,海亮(估计脑震荡),表现象喝醉酒的人,嘴里骂骂咧咧,谁靠近踢谁,宾找出对讲机求援,无回答,事后知道,因老高反应严重,刘和董护送他下撤,对讲机留C1,留在C1的人不会用对讲机(不过就算会用又能如何,本来就是体力差才下来的,指望他们救人,怎么可能?),此时,他们还能看到C1帐篷,宾决定由其他两人守着海亮,他去求援,一个小时不到到C1,此时刘尚未回来,不久山上风力加大,能见度减小,此时,C1同他们三个的联系也断了,直到五点半才联系上,任玉昆同张余(音)准备撤到C1,据张讲,他们出发每几分钟,一阵狂风,随后就再没见到任玉昆(刚传来消息,任尸体已被发现,在接近碎石坡处),他挖了一个雪洞躲避,由于雪太薄,只能半蹲,之前手套也湿了,因此手被冻伤,熬了一晚,天亮后,暴风雪停了,他挣扎回C1。现十指发黑,有些流水。
再说刘,从山下回到C1后,才知道出了事,冲出帐篷想去找他们,终因能见度太差放弃,半夜风雪停后,又打着头灯去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十一号,能见度依然不太好,十点半,他们撤了C1(全撤了,宾说,当时他曾建议他们留顶帐篷和睡袋,万一有人回来,但当时没人理会),下到5200左右时,天突然放晴,往上看,看见有黑点(宾估计是海亮的尸体),他们继续下撤,回大本营,当晚撤回到格尔木。十二号,一天未采取行动。十三日,刘等搭青海登协的车,同马尧及武警等进山,刚得到消息,今天已下山,仅发现任玉昆尸体。

几个问题大家讨论!
高原清风 18:24:08 5月15日
1、在已经起风天尚亮的情况下,仅下午3点,3名队员救护1名受伤队员,为什么不抓紧时间集体行动,尽快赶往C1?反而先下去1人,岂不是耽误时间?
2、刘等为什么不留1人在C1指挥上面的队员,而是2个向导均下撤?
3、在已经有2两名队员失踪的情况下为什么匆忙撤C1?
4、撤到格尔木后为什么耽误一天未采取任何行动?
5、已经知道广东队遇险为什么还要坚持上顶?
还有许多问题和疑问,希望网友能提出来,总结教训!

我刚从格尔木回来,先回答你一些问题
dioxine 00:33:15 5月16日
1、在已经起风天尚亮的情况下,仅下午3点,3名队员救护1名受伤队员,为什么不抓紧时间集体行动,尽快赶往C1?反而先下去1人,岂不是耽误时间?
按原计划刘雪鹏坐镇C1,在4名队员都没有经验的情况下,且仅用45分钟就到C1的距离内,1名队员先下撤无可非议。
2、刘等为什么不留1人在C1指挥上面的队员,而是2个向导均下撤?
老高当天状况恶化留在C1,当队伍到达5600米时董(向导)带于澎潮和我下撤至C1。这时候老高和于都神智不清,老高更甚,需两人架下山,而我架不动老高,只能由两名向导架他下撤。
3、在已经有2两名队员失踪的情况下为什么匆忙撤C1?
事故发生地并不远,天晴后队员很容易能看到营地,要能回来就应象冻伤队员那样一早摸回帐篷,否则在那样的暴风雪天能生还的可能性不大,而救伤员更重要。
4、撤到格尔木后为什么耽误一天未采取任何行动?
山上俩人我们已不抱希望,救活人也同样重要。
5、已经知道广东队遇险为什么还要坚持上顶?
我们估计他们遇上了坏天气,而且觉得我们恰好能赶上好天气。

回答高原清风的几个问题
刘雪鹏 23:58:44 5月28日
对于你提出的几个问题,现回答如下:
1.当时海亮在滑坠过程中头部受伤,神志不清,没有独立下撤的可能。而当其他队员要搀扶他一同下撤时,他因头部受伤精神出现混乱,拒绝队友的帮助还推搡,斥骂队友。为了能一同下撤,队友们试图绑住海亮的双脚,将包垫在他的身下拖他下山,但海亮力气很大,队友们的努力失败了。为了能保住海亮,队友们决定让阿宾到C1找救援,阿昆和张宇留下来看护海亮。
2.作为队长,当我在五月十日下午两点多钟发现老高情况很不好时,决定让董志弘和戴玮搀扶老高下山(于澎潮当时体力状态更差),但因为老高已不能独自站立,戴玮又架不住他,只能由我和董志弘带老高下山。
3.五月十一日早上七点钟我听到了张宇的求救声,将他搀回营地。从他的叙述中,我得知海亮头部受伤,阿昆再次滑坠后失踪,又有前一天的风暴的影响(它将VE-25吹得荡然无存),我决定撤C1返回大本营。当时张宇和老高的病情十分严重,必须立即治疗,董志弘(十日上午带队上到5750米,下午又和我一同将老高架到5100米后又独自搀扶老高回到大本营,十一日又上到5300米处接我们)和我的体力都不能再留下来进行有效的营救,所以当天我们就返回格尔木。
4.五月十一日晚上十一点回到格尔木,立即前往二十二医院治疗张宇的冻伤,晚上我留下来照看他。十二日上午见到青海登协的高成学和马尧,商量组织救援行动。晚上和当地政府、武警会面决定第二天进山。
5.今年四月我来时,对玉珠峰的天气变化进行了观察和记录,大致是三四天一个周期。五月六号、七号是坏天气,八号开始放晴,按理说九、十、十一号三天应该是好天气周期,所以在五月九号见到王涛的遗体时并没有改变计划。
十五号你提问题的时候我正在山中,返回后要照顾病人也没有时间回答,希望这次的回答能让你对我们有一个了解。另外,我不太善于说谎话,对于这件事,我也是实话实说,没有什么遮掩的必要。希望你能相信这一点,否则我们只能在真话与假话间争论不休,而不能对其他登山者有任何的帮助。

还有一些问题
xraypuma 00:48:22 5月29日
对于你的回答我想再问几个问题:
对于你提出的几个问题,现回答如下:
1.当时海亮在滑坠过程中头部受伤,神志不清,没有独立下撤的可能。而当其他队员要搀扶他一同下撤时,他因头部受伤精神出现混乱,拒绝队友的帮助还推搡,斥骂队友。为了能一同下撤,队友们试图绑住海亮的双脚,将包垫在他的身下拖他下山,但海亮力气很大,队友们的努力失败了。为了能保住海亮,队友们决定让阿宾到C1找救援,阿昆和张宇留下来看护海亮。
请问a、阿宾回C1后是否和你们联系上,方便的话请阿宾回忆一下回C1后是如何处理的。
B、请问阿宾:当时阿昆和张宇在你回C1求救前状态如何。
2.作为队长,当我在五月十日下午两点多钟发现老高情况很不好时,决定让董志弘和戴玮搀扶老高下山(于澎潮当时体力状态更差),但因为老高已不能独自站立,戴玮又架不住他,只能由我和董志弘带老高下山。
A、老高当时的状态,你们是如何判断的。后来他如何?是否可请其他人(老高)也判断一下。
B、你当时对山上那些队员是怎么判断的(四个新队员啊?)
3.五月十一日早上七点钟我听到了张宇的求救声,将他搀回营地。从他的叙述中,我得知海亮头部受伤,阿昆再次滑坠后失踪,又有前一天的风暴的影响(它将VE-25吹得荡然无存),我决定撤C1返回大本营。当时张宇和老高的病情十分严重,必须立即治疗,董志弘(十日上午带队上到5750米,下午又和我一同将老高架到5100米后又独自搀扶老高回到大本营,十一日又上到5300米处接我们)和我的体力都不能再留下来进行有效的营救,所以当天我们就返回格尔木。
A、是判断海亮、阿昆已经遇难吗?依据?如否、固定帐篷应不是太难吧!
4.五月十一日晚上十一点回到格尔木,立即前往二十二医院治疗张宇的冻伤,晚上我留下来照看他。十二日上午见到青海登协的高成学和马尧,商量组织救援行动。晚上和当地政府、武警会面决定第二天进山。
5.今年四月我来时,对玉珠峰的天气变化进行了观察和记录,大致是三四天一个周期。五月六号、七号是坏天气,八号开始放晴,按理说九、十、十一号三天应该是好天气周期,所以在五月九号见到王涛的遗体时并没有改变计划。
问题是你是否想到另两位失踪山友可能需要你们的帮助?!(仅失踪三天)

回答XRAYPUMA的问题
刘雪鹏 13:45:52 5月29日
1阿宾在四点钟左右回到C1,当时我送下老高正在返回C1的路上。两个对讲机分别在C1和登顶队员的手中,所以我无法和他联系上。
2老高当时神志不清,四肢无力,没有平衡的感觉,一个人拄着冰镐也站不住,必需要人搀扶。这时是两点钟左右,山上队员状况良好,我没有想到会变天,也没有想过万一出事我不在场会怎样,因为老高已经出事了,我首先要保证他的安全。
3通过张宇的对两人情况的叙述以及经历了那场风暴,我认为两个人活下来的可能性不大,而没有人的帐篷是禁不起那样的风雪的,所以撤了C1。这个决定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的,可能不如现在脱离了危险,综合了前因后果提出的方案科学。当时的雪况是表面有30厘米厚的浮雪,下面是较结实的积雪,普通雪锥很难固定得住。
4山上的队友躺在那里,我们一刻也不能安心,但十二日凌晨才处理完伤员,我们的体能状态不可能立即再上山,即使上去了,我们也上不到5800米的位置。如果你也有过高海拔的经历,应该能理解我们。

我也有些问题希望你能回答
-mh 14:38:53 5月29日
就你的回答我想问问--
>2老高当时神志不清,四肢无力,没有平衡的感觉,一个人拄着冰镐也站不住,
>必需要人搀扶。这时是两点钟左右,山上队员状况良好,我没有想到会变天,
>也没有想过万一出事我不在场会怎样,因为老高已经出事了,我首先要保证
>他的安全。
我同意这时用两个人送老高本身没问题.你走之前是否知道AMS促发因素,基本避免方法,几种严重病症症状,和处理方法?
请问你是否练过45度坡以上压镐制动?(要是没有角度印象,45度意味着跟在你后边两三米地方的人头在你脚平面以下.)都在什么质地冰雪面上练习过?你记忆深刻的意外滑坠制动有几次?多远多陡?登顶队伍是否带了冰锥或雪锥?你攀冰先锋攀过没有?以上这段问题你能就小董的情况回答多少?
关于天气,你已经上玉珠四次了吧.过了中午变天的情况有多少比例?这大概需要统计你过去的记录,如果你以前没有统记过的话.
>3通过张宇的对两人情况的叙述以及经历了那场风暴,我认为两个人活下来
>的可能性不大,而没有人的帐篷是禁不起那样的风雪的,所以撤了C1。这
>个决定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的,可能不如现在脱离了危险,综合了前因
>后果提出的方案科学。当时的雪况是表面有30厘米厚的浮雪,下面是较结
>实的积雪,普通雪锥很难固定得住。
你们带了多少冰锥?以前你们(比如在北京郊区)是否作过冬天多天雪地野营?是在树线以下还是之上?以前在没有遮挡的地方在大风雪上宿营过没有?C1共有多少雪锥?是否知道deadman锚点使用?还有你原来没有决定上顶的原因是什么?
请不要把这读成质问.不要怕说不懂.很多人并不比你懂得多.事后人们当然爱打马后炮.当事人容易不识庐山,一叶障目.这些基本是客观问题,对分析问题很有价值.希望能得到你的回答.

回答MH的几个问题
刘雪鹏 00:16:26 5月30日
“我同意这时用两个人送老高本身没问题.你走之前是否知道AMS促发因素,基本避免方法,几种严重病症症状,和处理方法?”
我不知道AMS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的促发因素是什么,更不知道严重的病症症状和处理方法。我只知道高山致命的两种病症—肺水肿和脑水肿的产生机理和症状,并且知道解决他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加压或送到低海拔地方再加以输氧等其它治疗方式。
“请问你是否练过45度坡以上压镐制动?(要是没有角度印象,45度意味着跟在你后边两三米地方的人头在你脚平面以下.)都在什么质地冰雪面上练习过?你记忆深刻的意外滑坠制动有几次?多远多陡?登顶队伍是否带了冰锥或雪锥?你攀冰先锋攀过没有?”
“以上这段问题你能就小董的情况回答多少?”
45度以上斜坡滑坠保护我只在表面是粒雪或雪壳的地方练习过,冰面尤其是硬冰面的保护很难有效实现。我在99年攀登玉珠峰北坡和2000年完成跨越时都遇到过滑坠,坡度从30度到50度不等,落差在十米到三十米之间,既有雪面也有冰面以及冰雪混合面。登顶队伍带了两根冰锥,一根CAMP的MICRON直柄高山镐,没带雪锥。在冬天我们经常练习攀冰,而且多为先锋攀登。董志弘在雪山经验上比我少一次,其它技术方面、知识方面和我相当。
“关于天气,你已经上玉珠四次了吧.过了中午变天的情况有多少比例?这大概需要统计你过去的记录,如果你以前没有统记过的话.”
七、八月份基本没有这种变化,四、五月份为二分之一左右。
“你们带了多少冰锥?以前你们(比如在北京郊区)是否作过冬天多天雪地野营?是在树线以下还是之上?以前在没有遮挡的地方在大风雪上宿营过没有?C1共有多少雪锥?是否知道deadman锚点使用?”
我们带了四根冰锥;以前经常在冬天进山活动;请教什么是“树线”?今年四月份的四个营地全是没有遮挡的大风雪地段。C1共有四支雪锥,十根冰镐。不知什么是deadman锚点只知道用冰镐可做几种方式的固定,另外用冰锥钻两个末端相通的孔可在冰面上获得固定点。
“还有你原来没有决定上顶的原因是什么?”
我计划中没打算上顶是因为我的任务是留守C1,负责与登顶队员间的联系。

再有些问题...(re:回答MH的几个问题)
-mh 07:45:56 5月30日
1)>我只知道高山致命的两种病症—肺水肿和脑水肿的产生机理和症状,
在出事之前你是否所知道的肺水肿和脑水肿在什么海拔开始出现?你以前除了在1999年雪保顶那次外有无队员高山反应剧烈需要你照顾的情况?
>并且知道解决他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加压或送到低海拔地方再加以
>输氧等其它治疗方式
知道要下山很好.你是否以前护送过有高山反应的人下山的经验?如果没有,在这次出发前你是否知道肺水肿和脑水肿患者的行动能力很差,很可能需要至少一人护送才能下山?比如进了山后有两个人(25%)需要帮助才能下山,只有两个指导的情况下你计划怎么处理?玉珠峰有近6200m高,在进山前是否和没有海拔经验的人说过高山反应可能的后果?以及你的处理计划?
>45度以上斜坡滑坠保护我只在表面是粒雪或雪壳的地方练习过,冰面尤其是硬
>冰面的保护很难有效实现。我在99年攀登玉珠峰北坡和2000年完成跨越时都遇
>到过滑坠,坡度从30度到50度不等,落差在十米到三十米之间,既有雪面也有
>冰面以及冰雪混合面。
看来你和小董知道压镐制动的局限.
>登顶队伍带了两根冰锥,一根CAMP的MICRON直柄高山镐,没带雪锥。在冬天
>我们经常练习攀冰,而且多为先锋攀登。董志弘在雪山经验上比我少一次,
>其它技术方面、知识方面和我相当。
这里有几个我很想知道的地方:董,dioxine,于下来前和下来后攀登队员有几个冰镐,几个冰锥?有几个会用冰镐制动的?有几个会用冰锥作保护点的?从阿宾的报告看他有感到不妙的意识.但他和阿昆都是从南方来的.所以我一直想弄清每个非带队人员的技术经验.你是否知道?如果知道请把每个人的情况说说.
2)在上面"也斗胆请刘雪鹏回答"里北黑我谁问了些问题.我不重复提问.问个组队方面的问题:你这次之前组织过(指你是主要负责人)没一起爬过山的人登山没有?
若有人数多少?什么活动?从凯途的"99玉珠峰北坡攀登报告书"看,那次大家都很熟悉.
3)你是用什么标准制定早晨出发时间时的?
4)"[mh问]以前在没有遮挡的地方在大风雪上宿营过没有?C1共有多少雪锥?是否知道deadman锚点使用?"
>我们带了四根冰锥;以前经常在冬天进山活动;请教什么是“树线”?今年四月份
>的四个营地全是没有遮挡的大风雪地段。C1共有四支雪锥,十根冰镐。不知什么是
>deadman锚点
树林根据环境只能在生长在一定海拔这下,在1000m-4000m之间.这个海拔高度就是当地“树线”,肯定还有其他名字.树线之下对支账篷要求不高,因为一般容易找到掩蔽.树线之上的建营经验才是登山时用得到的.我想了解你们有多少在没遮掩地方在雪上支账篷的经验.能不能举例在有大风时,在什么地方(比如香山顶上,小五台石头坡上),有多少次(3-4次?十来次)请给个大概数字.这对以后其他领队估价自己能力有用.
账篷在恶劣天气里生存,在不考虑账篷本身的设计制造因素时,账篷在恶劣天气里生存,一靠自然掩蔽二靠拉好账篷绳.账篷绳要固定在可靠锚点上.deadman锚点是在雪里做固定点的方法.在雪里挖个坑,把物体横埋在雪坑里,中间套上固定用绳索,然后把物体埋起来,踏实.物体包括冰镐,雪锥,雪杖,树枝,石块,冰块(不保险)背包,食品袋,防潮垫,甚至贯严实雪的尼龙口袋.经过练习这种固定点经常就是把账篷绳拉断也拉不出来.你也许知道这个方法,只是不知道这个叫法.但叫什么不重要.在雪上大风宿营deadman应该是建账篷点的主要方法.
>另外用冰锥钻两个末端相通的孔可在冰面上获得固定点
这是水冰上使用的(较高级)技术.在雪冰上没什么价值.你们在C1和BC有多少账篷?C2好象有两个?在没人住时,为防止账篷被风毁坏的一般作法是把账篷杆从固定点中拔出(但仍然留在账篷上)放平账篷然后在上面压上冰雪石块.需要时可以很快重新支起.
5?br>[mh问]“还有你原来没有决定上顶的原因是什么?”
>我计划中没打算上顶是因为我的任务是留守C1,负责与登顶队员间的联系。
负责登顶队员和谁之间的联系?好象除了你和阿昆大家都要上顶吧?
6)你能理智地回答很好.大家从你的合作中学到的东西比从另一队要多得多.

再回答MH的问题
刘雪鹏 01:12:11 5月31日
>在出事之前你是否所知道的肺水肿和脑水肿在什么海拔开始出现?>你以前除了在1999年雪保顶那次外有无队员高山反应剧烈需要你>照顾的情况?
肺水肿和脑水肿出现的高度因人而异,主要取决于血管的通透性和每个人的体质,比如心肺功能、年龄、健康状况等。总的来说,如果是在当地长期居住的话,当地海拔在3500米以上就可出现反应。
知道要下山很好.你是否以前护送过有高山反应的人下山的经验?如果没有,>在这次出发前你是否知道肺水肿和脑水肿患者的行动能力很差,很>可能需要至少一人护送才能下山?比如进了山后有两个人(25%)需要帮助才能下山,只有两个指导的情况下你计划怎么处理?
>玉珠峰有近6200m高,在进山前是否和没有海拔经验的人说过高山>反应可能的后果?以及你的处理计划?
初期的肺水肿经常表现为口唇发紫、咳痰,对患者的行动能力没有什么影响,中期和后期的肺水肿才对患者的行动能力有较大的影响。脑水肿的症状属于神经系统症状,直接影响到患者的视觉、平衡感。对于高山病症,重要的是预防和及时的发现,如果指导的数量是按所有队员同时发生高山病症来配备,那么只有王石的“章子峰贵族登山队”才符合要求。在进山前,我告诉过大家什么是高山反应,也和海亮探讨过高山病症的表现和解决方法。
>这里有几个我很想知道的地方:董,dioxine,于下来前和下来后攀>登队员有几个冰镐,几个冰锥?有几个会用冰镐制动的?有几个会>用冰锥作保护点的?从阿宾的报告看他有感到不妙的意识.但他和>阿昆都是从南方来的.所以我一直想弄清每个非带队人员的技术经>验.你是否知道?如果知道请把每个人的情况说说.
长冰镐是人手一只,冰锥在董志弘身上,张宇知道一定的制动技术也会使用冰锥。队员们的技术经验如下:
老高,具有几十年的户外运动经验,在其单位有一个小登山队,已经走过了北京的山山水水。他们首次完成了河北省最高峰小五台北台到东台的穿越。
海亮,参加户外运动近十年,多次同老高深入小五台腹地,包括那次穿越,平时练健美、冬泳。宾宇丹,柳州登山攀岩运动的发起人,曾登顶云南一座4000米级山峰,平日活跃在柳州的山地中。
于澎潮,北京的户外运动爱好者,有自己的活动团体,他是同北京几家户外运动商店一同成长的。
戴玮,圈内中人,经常练习攀岩,也尝试过攀冰运动。
任玉昆,不详。
>在上面"也斗胆请刘雪鹏回答"里北黑我谁问了些问题.我不重复>提问.问个组队方面的问题:你这次之前组织过(指你是主要负责>人)没一起爬过山的人登山没有?若有人数多少?什么活动?从凯>图的"99玉珠峰北坡攀登报告书"看,那次大家都很熟悉.
不知你这里的登山是指雪山还是指海拔两千多米北京附近的山,如果是指雪山,我唯一一次和没一起爬过山的人登山是今年四月份完成的玉珠峰北南跨越;如果是指北京周边的山,那么我已经在四年的时间内组织过不下400人次的活动了。
>你是用什么标准制定早晨出发时间时的?
出发的时间决定于这一天所做的事情,如果是建营的话,要保证下午四点前上到营地;如果是登顶的话,要保证在晚上八点钟以前回到计划中的营地。当然考虑到中途休息、吃饭、队伍速度不一和天气等因素,我们会早出发一定的时间。顺便解释一下我们阿尔卑斯方式的标准出发时间是十点半的原因是在雪山上天气好的情况下十点钟帐篷内的水才会蒸发掉。
>能不能举例在有大风时,在什么地方(比如香山顶上,小五台石头>坡上),有多少次(3-4次?十来次)请给个大概数字.这对以后>其他领队估价自己能力有用.
在玉珠峰上有十次(十个晚上),在小五台有四次,在北京郊区有六次。风力都超过六级(能掀翻一顶空帐篷),最大的有十级(吹走了一顶VE-25,其主体四根撑竿全部断掉)。
>负责登顶队员和谁之间的联系?好象除了你和阿昆大家都要上顶>吧?
在出发前我们就确定了几个指导的任务,董志弘的体力技术我都很放心,所以登顶时由他带队,我留守C1负责与登顶队员的联系,必要时提供救援或到山下找救援。

2000年玉珠峰山难详细内容:
经过报道
当事人报告
山友评论
座谈会记录
返回山难与安全专题目录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山友杂谈——山难与安全——2000年玉珠峰山难——山友提问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