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友杂谈——轻功登珠峰

 2010年08月12日    768次    3条     

       得不到的东西,往往要在脑子里虚拟几下,先来意淫一番,这种花花肠子尤以文人擅长,落到纸上,传到后世,便可称之为文学了。
       北大某教授曾写了本名为《千古文人侠客梦》的书,记得书中谈到武侠小说中的“戏不够,悬崖凑”的跳崖情节,本着武侠小说“主角不死”的第一定律,这种“跳下也无妨”的悬崖,在教授看来是要将侠客推至极限处,以便他在临界状态下使智力、武功都有超水平的发挥。其实无需悬崖,在侠客们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的关头,往往会做出超人之举。《神雕侠侣》中郭靖在襄阳城墙下使出“上天梯”的高深武功,脚在城墙上一点,便可上升丈余,跟着再一点,又能上升丈余。这门功夫若是用在现在的攀岩运动中,岂非光用两只脚就能窜到岩壁顶端?记得郭靖同学年少跟马钰学艺时,还需要匕首在岩壁上凿出小洞来一点点向上爬;后来在蒙古西征军中与黄蓉在冰山顶约会,还要把羊腿冻在冰壁上做成梯子,有点现代攀岩运动中器械攀登的意思。
       说到攀登技能,大约都比不上武当派的“梯云纵”牛X,跳起来后,左脚尖一点右脚,右脚尖再点左脚,我点点点,我升升升,不需三级火箭助推,heihei,我踩着自个儿就跃出了大气层。
       在金庸先生笔下,向上的攀登已是如此厉害,向下的运动更让人咋舌。前有欧阳峰脱光了抓着自己的裤子做定点跳伞,后有杨过从断肠崖跳下,不论是书中说的“数百丈”还是“百余丈”,不论杨过是否在空中做出了“团体后空翻N次加抱膝”的高难度动作,不论杨过是脚、头,或是肚子先接触到谷底水面,强大的重力加速度都足以将他拍死在水面上。
       其实,金庸先生还算好的,至少“意淫”得比较有道理,吐啊吐得也就习惯了,在梁羽生先生笔下,就直接拿登山运动开了涮。在他最有名的天山系列小说中,多次将主角发配到喜马拉雅山区开展全民健身运动。《冰魄寒光剑》里,出现了欧洲珠峰测绘队员,看人家的仪器“三角形的板子”“两只脚的铁架”,不知这些三百年前的人物是否采用的是三角高程测量法。在接下来的《冰川天女传》中,更出现了穿越珠峰绒布冰川冰塔林、攀登北坳、第一台阶的情节。据考据癖爱好者证实,梁羽生先生在创作这部小说时参考了1953年人类首次登顶珠峰的资料,小说中也出现了与唐晓澜赌赛的,使用冰镐、铁钉、冰爪等登山装备的提摩达多,不过梁羽生先生马上让这位“名震东欧与阿刺伯诸国”的“武术家+登山家”露出了马脚——他居然使用铁链充当登山绳索。而在小说里登达海拔8250米高度的“零装备攀登者”,中国清朝雍正年间的凌未风、唐晓澜、冯瑛、吕四娘四人当时在石壁上的留字,是否让两百年后的马洛里羞愧难当,口吐鲜血,就此下不了山,也未可知。
       唉,户外,不是这样玩di。

(文/路客)

原文刊登于《户外探险》2006年7月刊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山友杂谈——轻功登珠峰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