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友杂谈——雪地群英传英雄谱之寂寞高手

 2010年08月12日    618次    2条     

英雄谱之寂寞高手:王庆河    男    年龄不详
职业:雪场保洁
经验指数:不详
势力范围:清理室外垃圾

雪舞,雪飞,雪满天。
漫天飞雪中,站着一个人,已仿佛与大地融为一体。
头发零乱,其貌不扬。
眸子中偶尔闪过的精光,
让你知道这绝不是一个乞丐。
从门口东侧走到西侧,三十一步。
从坡顶走到坡底,一千四百零七步。
从这条路来,再从这条路去,
他已经记不清走过多少回。
簸箕,高一尺五寸三分,重四两四钱,售价五元八角。
簸箕有许多种,好使与否,和价值无关。
簸箕的价值,是因为用它的人,
这个簸箕就是。
很少有人能单手使用簸箕,
而他是个中高手。
他的手非常稳,单手使簸箕的人,手一定要稳。
他也喝酒,但从不喝冷酒。
因为喝了冷酒,手就会抖。
单手使簸箕,是门学问,也是种艺术。
簸箕撮起垃圾时,力度拿捏一分也不能偏差。
他曾用簸箕一根一根地撮起过二十一根头发。
也曾用簸箕接住一颗从天而降的铅球。
有人想请他出山表演,
他拒绝了。
因为他喜欢寒冷,喜欢白雪。
他说,寒冷让人警觉,白雪让人心静。
所以,他一直留在雪场。
她,从没练过武,但是她的手也很稳,正稳稳地拿着一瓶冰绿茶。
瓶里还有一点碧绿色的液体,很香,就像他最喜欢喝的竹叶青。
她,一点也不动,静静地站着,也不知站了多久。
他,站在她身后,也静静地站着,一点也不动。
她知道他就站在身后,多少次了,他就是这么默默地站在身后。
“你来了?”
“是。”
“我原以为你不会来的。”
“我来了。”
“今天的雪下得很大。”
“那不表示我不会来。”
“这么说,你一定要出手?”
“是。”
“你知道它在我手里?”
“是。因为你还站在这里,它也还在你手里。”
“你在等我出招?”
“是。”
“你错了”
“哦?”
“我的招已出。”
他的瞳孔突然收缩,全身的肌身突然绷紧。
“风很冷?”
“是的。”
“冷的不仅仅是风。”
“哦?”
“人心比风更冷。”
“是的。”
“你的簸箕呢?”
“簸箕在。”
“在哪里?”
“在它该在的地方。”
她颈部的血管突然跳动,跳得和火苗一样快。
相隔三丈。
这是他能在一刹那间得手的最远距离。
他知道,现在千万不能动。
四周静得出奇。
但是,杀气,冲天的杀气,却在交锋。
雪花拂过他的眼睛,他没有动。
她也没有动。
雪花降下,越来越快,她已经感到自己快出汗了。
几年来,每次她来到这里,都要失败。
她早就下了决心。
这次,绝不让他得手。
她已出手。
他已看到。
相隔三丈。
在这里,最快的方法就是滑行过去。
他不会滑行,从来不会。
尽管他很想学会。
他出手了。
白雪如鬼魅,隐没了他的一切。
没有人知道他出手有多快。
只有簸箕中的瓶子,宣示着他的存在。
只要一招,就足以将对方制服。
这一招,她已练过五个月零二十八天。
她完全有把握相信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接得住这一招。
可这一次她错了。
笑容在她的脸上渐渐凝固。
她一直以为现在没有人比自己出手更快。
没想到这一次却碰到了例外。
他慢慢低下头,看了眼平躺在簸箕中的瓶子,
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
这一刻,他已等了很久。
因为,这样的机会,已经很少很少。
“王庆河果然不愧是王庆河。”
她回身。
只有漫天飞雪。
雪,
密了……

(文/路客)

原文刊登于《户外探险》2006年1月刊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山友杂谈——雪地群英传英雄谱之寂寞高手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