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冰——天仙瀑

 2010年06月21日    1,177次    561条     

       天仙瀑是北京最大的冰瀑群,位于密云四合堂乡,云蒙山北麓,距市区115公里。瀑群沿天瀑溪南北延伸,长约10公里,其中接仙瀑、惊仙瀑、望仙瀑呈三叠式下落,总落差310米,是我国已知最高叠瀑;惊仙瀑一级落差即达115米,是华北落差最高的瀑布。

天仙瀑主要攀冰地点       图片:《CLIMBING BEIJING》

攀冰经历:
1999年12月,与北壁等人,攀迷仙瀑。
2003年12月,与ROOF、海拔、中文、装备狂,攀聚仙瀑、惊仙瀑。
2004年12月11日,与ROOF、老四、海拔、中文、装备狂等人,攀惊仙瀑,冰瀑底海拔840米。
2004年12月17日,与装备狂,攀惊仙瀑。

80米高处摔落
       2004年12月17日,是个周五,我与装备狂有空闲时间,决定结组完攀115米高的天仙瀑惊仙瀑。
       当日我们出发较晚,到达惊仙瀑底时已是上午十点多,收拾完开始攀登已快中午十二点了。那天气温较高,冰壁表面融水较多。在第三个PITCH,约80多米高处,向右上起步是个两米多高的接近垂直的冰台,冰壁上全是一条条很细的冰条,入镐极不扎实。当时大约为下午四点,瀑布顶端的融水击打在冰台顶端,水珠飞溅,使攀爬过程中我几乎睁不开眼。而今天攀登都是我领攀,冰瀑表面的融水让我们使用的一根55米长的TOP GUN非干绳吸饱了水冻得硬梆梆的,我们在保护对方时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拽动保护器里的绳子,体力耗费极大。就在我翻上冰台,右手镐打进被融水泡得酥软的冰台上,将左手镐从腰部位置拔出准备在远处台顶打入而翻上冰台,以便做第一个锚点时,突然右手镐拔出,我摔下了冰台。
       可能是摔下来时撞到了头部,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从我脱落时起约半分钟到两分钟的时间里我失忆了——以前只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过的情节想不到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据装备狂后来描述,就在我即将翻上冰台的时候,是贴着冰壁慢慢地滑落的,两只镐脱了手,落到冰瀑底。从他的保护站以上两米多高摔到了保护站以下约三、四米的位置。据装备狂说当时我是大头向下倒吊着的,嘴里“啊啊”地叫着。他大声叫我,我没有回应,他后来说他当时吓坏了。
       等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很不舒服地吊在冰壁上,心中一片迷茫,忽然听到装备狂叫我的名字,我首先问他的是:“我这是在哪儿?”他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兀自奇怪:我为什么在这里?
    装备狂后来说我失忆了有两分钟,我想可能没那么长,有半分钟吧。失忆的原因,现在我也不清楚,有可能是头部撞到了冰壁或岩壁上造成的脑震荡。因为我设那个保护站是在冰瀑左侧一个相对比较平缓的小台上,翻那个两米多高的冰台是在保护站的右上方,所以我摔下来时有可能因为摆荡而撞到冰瀑左侧的岩壁,而以装备狂当时做保护的位置是看不到摔下去的我的情景。
       正由于装备狂看不到我,我清醒过来后他首先问我的情况。身体似乎没受什么伤,只是全身无力。两只冰镐全掉下去了,手腕上只剩下我专为两只镐配的BD的快摘腕带。装备狂叫我把自己固定在冰面上。由于我是领攀,除保护锚点外的冰锥都在我身上。我打了冰锥,用菊绳把自己挂上。我失去了冰镐,无法再攀登,装备狂说他要一段一段地把我放下去。他在上面操作,我在下面吊着。他准备好了,就叫我拆除冰锥,然后一点点保护我下降,到绳子尽头时,我打冰锥把自己固定住,等他自己下降下来。时间就这样快速地过去,等我们下最后一段时,时间已是晚上八、九点钟,我们的头灯都在冰瀑底的背包里。幸好,借着微弱的天光和冰瀑底两位白天来此攀冰的朋友的头灯照明,我们一段一段地安全下来。在我摔下来时,冰瀑底那两位朋友都看到了,并一直在下面等我们下来。为了快速下降,装备狂没有做平时我们攀冰下降时常用的Abalakov冰洞,而是在冰壁上留了两根冰锥。
       那两位朋友在冰瀑底捡到我掉下来的一只冰镐,另一只被第二天来此攀冰的朋友找到。我下来时绳子一头打在安全带上的8字结已完全冻住解不开,只好用刀子割断。收拾装备,摸黑下撤到停车场。回到德来家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准备第二天去天仙瀑攀冰的几位朋友,因为迟迟不见我们回来,已经等了一晚上了。
       除了那段失忆外,我的头部没有问题,头盔也完好。但几天后,我感觉到右侧胸腔最后一根肋骨处隐隐做痛,不知在当时的坠落中如何伤到的,一个多月后才慢慢养好。
       这次攀冰事故给我的教训是:1、早出发。2、使用干绳。3、长线路攀爬时随身带上头灯、御寒衣服和食品。4、预防冰壁融水干扰。5、谨慎选择攀登线路。

1999年12月,迷仙瀑
2004年12月11日,惊仙瀑
 
 
 
领攀的是Kristian,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老K,半个多月后他在四川登山时遇难。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攀冰——天仙瀑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