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岩——凤凰岭

 2010年06月21日    1,151次    559条     

1999年8月7日
       几个朋友早就打算自己出去攀岩,正好我和满煜买了两条绳,1999年8月7日,我和TAPER、满煜到凤凰岭攀岩。我们计划走上次MH回国攀的路线,根据美国人JON OTTO的《CLIMBING BEIJING》(感谢JON,多年前的一本书,现在依然资料祥实,对攀岩爱好者帮助很大),开始我们以为是书中的CLIFF#5的6号路线,到达后才知道不是。
       我们三人一早在颐和园乘346路坐到头就到了凤凰岭,坐摩的进了风景区,根据《CLIMBING BEIJING》,找到了那块岩壁,大约25米高,60度倾角。TAPER做先锋攀,起步就是斜向上方的裂缝,至7、8米高翻过一个小屋檐,TAPER体力不支,做了几个保护点后退下来。我接着上,利用TAPER放的保护点,很轻松地翻过小屋檐,向上几米的裂缝很宽,因为我是第一次自己放保护,比较费力,放机械塞和岩石塞都要试好几次,再加上天一直阴着,时不时下几分钟雨,空气湿度很大,我已是汗流满面了。再向上,裂缝变得很窄,大部分塞不进手指。我放了一个岩石塞,抻抻似乎还结实,下面TAPER和满煜说再放一个,我就又放了一个岩石塞,接着向上走,这时我犯了第一个错误:忘了把绳扣入第二个保护点了,有心不管它继续上,但上面几米的裂缝几乎无法下手,只好退下来把绳扣上。休息一会后,一口气冲过窄裂缝。这时高度已近20米,路线由向右上转为向左上。路线上没有明显的点,若是晴天,岩壁干燥,可用摩擦力上去,现在岩壁上湿漉漉的,摩擦很小。左边倒有一条裂缝,但嵌满了泥土,我用岩钩刨去一部分泥土,发现这条裂缝OPEN HAND,抓不牢,无法发力。只能从右边一条小凸起上了。找稳重心,大胆发力,上升了几米。接着向左边的一小丛树横移,重心一动,身体后仰,险些从光秃秃的岩壁上滑坠,吓了我一大跳。过了这丛树后,上方一、两米处又有一丛树,这就是这条路线第一个PITCH的终点,最后这5、6米我只放了一个岩石塞。我做了5个保护把自己挂住。第二个上的是满煜,下方保护,我向下扔绳时,犯了第二个错误:忘了把绳子上的8字结解开,结果绳子嵌在裂缝里。满煜只好用另一根绳上了。他沿路检查我放的保护的稳固性,有好几个都被取出重放。看来如果我刚才滑坠,我放的这些保护没几个能起作用。满煜上来后我就用双绳下降下来。
       下午三点我们从这条路线下撤,观察了CLIFF#5的三条路线和CLIFF#6,发现岩壁上长满了灌木,就是到岩壁下方也很困难。最后我们到CLIFF#7,在第10条路线边发现一条小沟,上方保护,运送背包,攀了上去。
       总结这次攀岩活动,通过实践,证明我们的装备还差得太多,一套机械塞和一些岩石塞,这不太难的25米路线就已全部用上。另外,我放保护的技术还需多练。

几点疑问
温 11:51:25 8月08日
1. "我在向下扔绳时,犯了第二个错误"
       我不知你说的“向下扔绳”是怎么回事,领攀和保护各用8字结各系住绳子的一头,整个攀登中从不解开,领攀到顶后做好保护把自己稳固住以后,把后面的绳子收上来,一直到绳子拉直,把绳子续入保护器,第二人就开始爬了,并不是顶上人把绳子从腰里解下来,扔给第二人。
2. “我做了5个保护把自己挂住”
       保护一定要做成平衡的,即几个保护点均衡受力,分担体重,并且任一个失效时不会导致整体保护体系失效。
3.“忘了把绳扣入第二个保护了,有心不管它继续上,”
       还是把每一步都做塌实的好,另外大家都属初练,要互相关照,谁有没注意到的地方互相提醒。
4.“翻过一个小屋檐,TAPER体力不支,做了几个保护点后退下来。”
       怎么退下来的?坐绳子下降,还是在岩壁倒退下来,保护点还留在上面?

上面的没贴上
taper 10:20:01 8月09日
       我再把过程简单重复一下,在到达岩壁下时,整理好装备我第一个上,由于下雨湿滑,在放第二个保护时耗了20多分钟,消耗了过多体力,所以爬到不到10米时在放好第5个保护后对继续上把握不大,就仔细检查了最后一个保护点让下面人把我放了下来,然后是路客上,前面是用我做好的保护套绳上,后面自己放保护上到顶,对于在上面做保护让下面人上路客不是很有把握,等于他保护好自己后再把绳从安全带上解开,然后我们从下面抽绳等于还是下方保护上,小满第二个上,到顶后做好保护然后路客下来,然后我再上才由小满上方保护并收装备,(整个过程是在下面时已计划好的)最后我在上面保护小满下来,自己再收掉所有东西自己下降下来,在下降时我感觉那几个小树根不太可靠,就又用了一个4号岩塞和一条扁带作为附保护,等于留了几十元钱在上面(等哪位山友去取喽),不过我觉得这是必要的,因为那棵小树的确不太可靠(虽然最后证明还可以),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能存任何侥幸心理,不然一旦有事只能追悔末及(死活没找到MH的水管弯头),此次攀岩还算顺利,由于很长时间我都在设想在攀岩中可能出现的情况,如两人怎么结组,三人又怎么上,保护应怎样等等诸多细节考虑的很清楚,所以在上面比较有条理,没遇到任何障碍。
       爬完这块岩壁后,我们到了otto书上的一块岩壁下,这里只有一脚宽的站人的地方,根本无法整理装备,于是我找了一条较简单的路线带着绳徒手先爬了上去,然后在上面用一块巨石的脖子作了一个很安全的保护,之后我在上面保护下面两人爬了上来,我们就从上面沿路回家了。
       总结此次活动,对于如何放保护有了很多体会,基本能对自己放的东西很有信心了,另外对于其他一些细节,虽然看了很多书想了很多,但还是通过实际的操作有了更深的印象,对野外攀岩有了更多的感受。

干得不错!看来你们收获不小
-mh 12:59:40 8月09日
       我当初没机会走近看看CLIFF#1和CLIFF#2.那里属于昌平,不用交钱的.我这有些幻灯片,是第一次时去拍的(和刘Y,孙GX).书上CLIFF5的三条路线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走到路线底部的好办法.所以想从这条斜板路线上顶,然后沿绳下到书里三条路线的底部.这条斜板路线的好处是到窄裂缝前那十多米很干净,容易,允许领攀的多花时间在放保护上,技术上可用裂缝侧拉(? lieback),也可用摩擦技术(手只用来保持平衡,基本不发力,只用脚上移).右边平行是土坡,便于旁人观看或指导.所以这部分路线是个对学习指导比较好的路线.使用裂缝难度是5.5-5.6,不用裂缝是5.7-5.8(都是大概)过了窄缝后没有多少保护,左边裂缝可以放保护但并不理想.有能力爬到这的领攀人再往上不应该有技术上的问题.主要是要保持头脑冷静把注意力集中在攀登上.不过我第一次到这时背和个重包(不想把东西留在下边),开始觉得不放心.终归是和LY第一次一起先锋攀,SGX又是完全新手.我也说不准是不是还应该往上走.因为再往上如果完全没了放保护的地方再想下来都悬了.所以我在这里设了个主报护点,让LY用上保护上来.他收了我放的中间保护点,说他想往上试试看.这样我们就开始采用双人结组爬多段路线的办法,交换了器材.LY也是在几个不太理想的地方放了几个保护,然后一直到了现在说的PITCH终点.听说那里有裂缝能做好的保护,我松了口气,让SGX上来.等我们都上的P1顶,发现再想往上(靠左),缝全是土,时间也不早了,所以后来就没往上去.下次去带把锹什么的!这张照片是S在底下在LY到顶时拍的.我们走的是先上斜板(好象是整个路线较难的部分)奔左边指缝.然后延裂缝经我保护的地方,最后到那个大屋檐下的树丛里.读你们的报告我不觉得你们的器材不够.一套岩塞和一套机械塞应该够了.我猜主要还是没能统筹安排器材使用.不过第一次先锋攀一条路线器材也不容易计划使用好.国外发达地区的攀岩指南(如JON OTTO的CLIMBING BEIJING)有时给出哪条路线要特别带哪些器材,这样后来人就不用猜了.
       另外,在馆里不学到纯摩擦技术.凤凰岭的很岩壁(包括这斜板)都是练纯摩擦攀登技术的好地方.凤凰岭的岩石是很粗糙的花岗岩,摩擦大,但打滑时也容易磨伤皮肤,所以建议戴护膝.(磨鞋也厉害)
       扔绳子一定要注意解开绳头的结.尤其在速降完收绳的时候!!!下便还有几张照片..

路客扔了绳子,底下的人要是上不来...
-mh 13:45:57 8月09日
       那他可就麻烦了.他可以象你那样被放下来.保护下边的人上来时,可以在主保护人上上方放个锁,保护人把绳子通过这个锁来保护下边的人,这样保护人就和普通上保护时的受力方向一样了.
       我放水管头的地方在P1终点平台上边两米左右的裂缝里.上边这张照片就是在放水管头的地方象下拍的.除了水管头我还用了扁带套在一棵小树上.扁带在阳光下时间长了会老化.小心...
       很同意你对看书和实际操作间关系的评论.

1999年8月15日
       1999年8月15日,我和温、TAPER、高翔、王利发、满煜、高燕继续到凤凰岭攀岩。这次天气晴朗,沿路我们能清楚地看到CLIFF#6、CLIFF#7、CLIFF#5和我们计划要攀的CLIFF#2,但这些岩壁下都是灌木丛,非常难走。看到CLIFF#2遥遥无期,我们决定到它西南方的一块大岩壁爬。穿过灌木丛,我们在一棵大树下休息吃饭,这里离起步的地点还有一段距离。TAPER、高翔、满煜出发去做保护,他们从旁边的山绕到这块岩壁的上方,费尽周折,花了两个小时,我们四人在下面等得实在无聊,温把绳子挂到树上,三人练习抓结上升,我则在岩壁上来来回回玩横移,在烈日曝晒下,岩壁很烫,透过攀岩鞋一会儿我就感到烫脚。终于,岩壁上隐约传来TAPER等人的喊声,一会儿,满煜和高翔下降下来。原来,这块岩壁有6、70米高,他们用两条TOPGUN绳子接起来双绳下降到绳子尽头,刚好有块大石,用第三根绳固定在大石上沿45度的坡下到大树下。我们在下面让TAPER再等会儿,我和温上去替换他。
       温在大石处起步,没上两步,抓下一堆风化的石头。他退了下来,我系上绳继续上。起步略有仰角,我不敢再抓石头,利用几棵灌木,翻了上去,向上是60度的坡,灌木很多,我得不时把绳子从灌木丛中弄出来。到了一块2米高的长满灌木的大石前,发现左边有裂缝,沿裂缝上,不停地拔掉沿路的灌木和草丛。翻上大石后又是很长的60度的坡,尽头是3米高的大石,上部有一屋檐,屋檐下是“T”字形裂缝,裂缝不深,有些难度。沿着竖裂缝上去,汗水不停地流下,在横裂缝和竖裂缝的交汇点,我已没劲,叫TAPER收紧绳吊着休息了三次。屋檐的上沿OPENHAND,发不出力,我只能沿横裂缝向右移,然后抓住一棵灌木,翻上了屋檐。再上去5、6米,便看到可怜的TAPER在烈日下都快奄奄一息了。好在我带上来一瓶水。岩壁顶端有一个HANGER,上面系着的一条已褪色的5毫米绳,这条路线以前有人爬过。TAPER是用一块岩石的脖子和HANGER做了个平衡保护。交待清楚后,TAPER下去了,由我接着做上方保护。太阳已快下山,但热度依旧。山顶的景色不错,这里是凤凰岭看日出的好地点,东方再无高山。TAPER下去后,王利发上,但他在那块有灌木的大石处卡住上不来了。等他下去后,我撤了保护,在HANGER上又加了根扁带,通过扁带和原来的5毫米绳,用双绳下降下到有灌木的大石处。下面的人叫我先把双绳撤了,然后再做保护分段下来,但我在大石附近没找到合适的保护点,只好继续下到绳子末端的大石处。由于绳子在顶端与岩壁摩擦,中间又多次穿过灌木丛,收绳时怎么也抽不下来。TAPER用抓结和GRIGRI上升到那块有灌木的大石下,还是抽不动。这时天马上要黑了,TAPER只好下来,两条绳子留到明天再取。我最后撤了第三条绳子,几乎在全黑的情况下,手脚并用下了那个45度的坡。
       大家在模糊的月光下摸索着向公路走,在灌木中不停地被扎、摔倒,又饥又渴又热,终于回到路上。快出公园时,我们搭上一辆下山的大卡车,车把我们送到了聂各庄,在那里我们租了两辆小面回到颐和园。第二天下午,高翔和满煜再次到凤凰岭,在山顶收回两条TOPGUN,并取回了扁带和那条5毫米绳。
       这次攀岩,开始没有想到这么高,而且灌木这么多,这种情况下,最好是在山顶收绳,然后下到山后的公路下山。现在才想到MH曾说过,攀岩结束能从别的路走下山,就别用下降的方法,确实是经验之谈。

是CLIFF#5吗?
-mh 07:28:28 8月17日
       不知道翔子的抓结是怎么放的,但新手下降时用普通抓结作后备要小心,抓结要是在下降器上边的话,下降太快时普通抓结咬死了新手经常是想不出自己解救的办法的.我下降后备结作喜欢用"法式抓结"把下降器下边的身子挂在安全带的腿圈上.法式抓结在索住后用手可以推动.绳子卡住不是偶然小事(上次这次都发生就可一斑).尤其是多段路线下撤到中间如果卡绳了就麻烦大了.这是避免用速降从完成的路线下撤的原因之一.联结绳子的结传统是双交织或8字结,但近年流行的双绳并起来在一头系个简单防拖结(Petzl的catalog里有图)有助于减少卡绳.这个结一定要打紧,绳头要留长些.

不是CLIFF#5
taper 12:46:20 8月17日
       本来我们是要去CLIFF#2的,可后来走到半路发现太远了,正好眼前有一块岩壁也不错,于是舍弃了#2,这块岩壁是OTTO书上没写进去的。翔子打的是普通的抓结保护,不过我已事先示范并让他自己感受了一下抓结咬死后怎么办。这么长路线应分段下降还是怎么收尾确实是我们的经验不够,多谢MH的指点,有了这次的经验,下次就知道该怎么办了,通过实际的感受和网上交流,我感觉收获真是很大的。

希望坛子里所有经验的朋友不吝指点!
-mh 00:00:18 8月18日
       OTTO书上说CLIFF#2的Stone River路线不容易保护(但Stone River显然很诱人,Otto挑路线有眼光)如果不加岩栓的话个能要用很多一样大小的中大号的机械塞保护.书上说到#2底下很长但并不象想象的那么难.小东可能知道些.讲技术不结合例子很困难.茫茫无边.讲的费劲,听的也不得要领.据我所知,北京青年队的和山鹰社曾经在凤凰领有多次活动.他们爬过不少路线.希望坛子里所有经验的朋友不吝指点!另外小心石头磨绳子,尤其是上保护的情况.带几件旧衣服把会磨绳子的棱角(甚至是圆角)垫上.最好用长遍带把绳子转弯放到棱角底下去.凤凰领石头很粗糙.

旅游资料:
       凤凰岭位于海淀区西山农场境内,面积973公顷,以奇山、泉瀑、古迹著称。

凤凰岭地区岩壁图       图片:Jon Otto 《CLIMBING BEIJING》

CLIFF#5,左边斜线处为8月7日攀登路线

8月7日攀登的CLIFF#5岩壁旁的路线
1、上方保护处
2、我险些滑落的地方
3、窄裂缝处
4、下方保护处

CLIFF#6,Pavilion Peak和CLIFF#7,Practice Wall,斜线处为8月7日我们攀登的路线。

8月15日我们攀登的Cliff#2西南方一座山上的路线
1、HANGER处
2、屋檐与“T”字形裂缝处
3、长满灌木的大石处
4、固定第三条绳的大石处
5、大树

CLIFF#2,Anatomy Wall

北京地区著名攀岩攀冰地点图       图片:Jon Otto 《CLIMBING BEIJING》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攀岩——凤凰岭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