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岩——四合堂

 2010年06月21日    868次    5条     

       1999年5月22日晨7:30,我们从七大古都攀岩馆出发,10点多到达密云县四合堂乡,雇老乡的车把背包运进山,其余人沿白河进山。过河后便开始下雨,石头路上极滑,大家淋得精湿,不少人摔了跤。有人开玩笑说我们是远看象逃难的,近看象要饭的,一问原来是攀岩的。11点多我们到了岩壁下边,这片岩壁面向西南,先期已在上面打了两行HANGER。岩壁下方是一大片沙滩,西边就是白河,风景不错,非常适合扎营。等我们到北边过河把背包背回来,已是1点多,雨已经停了,大家匆匆吃了午饭,便开始攀岩。两条路线中左边一条较容易,路线中部有个小屋檐,上边是条纵向裂缝,爬起来很爽;右边一条较难,大约18米高,据说难度在5.10,我们的起步路线有四条,1、2较难,3、4较易,我两次从3起步,都掉下来。后来大家又练横移、抱石,这里的裂缝大多是纵向的,抓点向下突出,OPENHAND,不容易抓牢。有的小裂缝,要用胀手、胀指嵌进去再发力,这在攀岩馆里是体会不到的。
       23日,我练了一上午横移,体会不少,特别是心理素质得到提高,在一些小点上敢发力站起来了。中午,我又一次冲击右边的路线,这次我从4起步,很容易就上到上两次脱落时的高度,再往上全是俯角了。我的右边是数条纵向裂缝,有了上午的练习基础,横移过去到了4条起步路线的汇合点,这里有一面大石,需要向右横移过去,就有点可以抓住向上走了。由于一路都是俯角,脚点的位置又特别别扭,手臂已经没力了,我贴住大石右手摸来摸去,也没找到一个好点。我让保护的人拉紧绳子,松手荡到大石右侧,才看到有一个纵向小窝,不容易抓牢。我抓住了这点,想继续向上,但手臂无力,一下子脱落了,好在保护的人拉得紧,只滑下去一点。身体吊在绳子上,放松两臂,好一阵子才又重新上到大石右侧。继续向右上方上,有几处手点非常舒服,但臂力又没了,小臂肌肉发硬,又吊着休息了一次,才上到两个脚点较大的地方,身体贴住岩壁,两臂可以轮流休息、擦粉。这时,我已呼哧带喘,汗如雨下了,但想到这条路线已上了一半,无论如何也不能半途而废。中途又吊着休息了一次,终于上到一条纵向裂缝的下方,这条裂缝不深,岩层又厚,手指不能伸进去很多,有几段甚至无法抠住裂缝,而且对面没有岩壁可踩,只能面对裂缝,双手抠住裂缝,手脚交替上升,臂力消耗极大,刚起步就不得不在一处裂缝较宽的地方用手臂嵌进去挂住身体休息,大口大口地喘气,疲累不堪。如果不是保护的绳子拉得紧,又偷懒踩住岩壁上的一个HANGER借力,我还真上不去这条裂缝。裂缝上面有个大的脚点,站在上面休息了五分钟,又一鼓作气,继续向上,这一小段横向点上都是泥土,只能抓住上面的树根枝条,终于上到了最高处。以前我从来没有上过10几米高的岩壁,无论是人工岩壁还是自然岩壁,这次一爬才发现手臂肌肉的耐久性太差,以后还要多加锻炼。ANDESH和MH在左边路线的左侧用器械攀登法又开出一条路线,但我已没有力气再上了。
       下午4点多,天又阴了下来,我们撤了营,将背包运到北边老乡的车上,然后向西南方出山。刚过了一次河,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不久就变成瓢泼大雨,我们看到积雨云层还很厚,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每个人都被浇成落汤鸡。5点,我们出了山,上了包的小公共,男士都脱了背心半裸着,干衣服让给女士。后来前面装背包的车上送过来7、8条睡袋,我们裹着睡袋才暖和过来。我们这辆车在密云换了一次大灯,京顺路上又堵车,耽搁了很多时间,晚上10:20才到了攀岩馆,大家裹着睡袋冲进馆里,先回来的人纷纷给我们照相,嘻嘻哈哈,非常快活。等到吃完涮羊肉,我回到宿舍,已是第二天1点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攀岩——四合堂 | 冰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