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技术——登山报告——动感队woodhead大姑娘峰报告

 2010年08月10日    710次    3条     

2001五一动感队四姑娘登山日记
woodhead

4.30  北京--成都,追机场大巴,飞机晚点
昨天加班到11点,队员们大多已经在成都或在路上了,很是不爽。
16:00左右,mudplayer打电话过来,说日隆下大雪,镇子上的雪可以没脚,他正后悔没有带羽绒服呢。过一会,他又从oicq上爬上来,说在镇子上找到了网吧,正上网呢。网络发展可真是迅速呀,那种地方居然也有网吧了。时间不多了,跑到山野论坛骂了一通kristan提供错误情报,就继续准备出发了,反正现在想多带任何东西都来不及了,随他去吧。
晚上19:20的飞机,17:00左右换好出行的服装,17:30从单位出发,去三元桥边的京信赶机场大巴。走在路上接到5v的电话,他已经在机场了。快步转过路口,发现50米以外机场大巴已经停在那里,背着包一通狂跑,终于没有被他跑掉。这个车是从美术馆发出的,比从西单和公主坟发的车要小,直接上三元桥,机场高速,超过了慢腾腾的别的大巴,感觉很好。
18:10,到达首都机场。5v和fuli都已经在了。三个大背包,一个小包,还有外挂的帐篷防潮垫之类,东西不算少。我们提前都已经把冰镐冰爪之类的铁器都让病人运走了,决定不托运,这样下飞机之后可以节省一些时间。从来没在首都机场见到这么多的人,安检的队伍很长。好在一切顺利,18:35,所有人都过了安检,没有被送去托运,心中大喜。
18:40,广播里传来飞机晚点的消息,推迟20分钟左右。相比其他航班的飞机已经在发放盒饭,看来我们还是有指望的。
19:50,开始登机。人爆满,所有的大包都被扣下要求托运。百般交涉无效,只得托运。
20:20,飞机终于起飞了,晚了一个小时,还算幸运。无奈机场晚餐没有主食,只有一些面包之类的东西。向空中小姐索要其他的食品,答曰没有,心里开始咒骂西南航空的服务。
23:00,到达成都双流机场。苦等行李,出站,找一个黑车,说好80元到世界乐园,全包。
0:20,经过无数次问路和电话联系,终于到达世界乐园。真远,要吃打表我们就要破产了。那位老哥看来以前没有来过这里,一路抱怨太远了,最后给90元了事。apple和伊登、cola已经在门口等了。 来到顶点的基地,兄弟们都已经在里面了。果然是三幢别墅,一个大院子。走过第一幢别墅,中间是一条石头铺成的小路,左边一只大狼狗,据说也叫笨笨,和我同名。左边是一只猴子,据说和亮爷同名。从apple那里要了两个花生,剥开了给亮爷吃,果然友好了很多。至于笨笨,那和我是本家,不必多说了。 除了mudplayer已经在山里,其他人都在,还有顶点队员和手套的队员,很是热闹。apple先到的,又依次介绍了顶点的佛主、二当家,和头上发光特像川菜厨子的亮爷。楼上楼下都是穿冲锋衣的人,顶点的队员在收拾装备。 我们有点饿,上楼顶天台吃饭。我们来的太晚,他们已经饕餮过了,四五张桌子,无数的啤酒瓶子,一片狼籍,据说都是川菜厨子亮爷掌的勺,大为佩服。胡乱找点能吃的东西填填肚子。
1:20终于洗漱完毕可以睡觉了,一个星期以来都睡眠不足,可怜。约好明天早晨7:00上车,只能睡5个多小时了。5v和病人还发神经病,不断的说话折腾,估计到2:00才安静下来,看来明天只好在车上补了。

5.1  成都--日隆
早晨6:30左右,不知道谁叫唤着起床了。收拾好睡袋防潮垫,把一包一包的东西运到楼下,我们租的大客车已经等在门外了。定点队大概12个人,手套队11个人,我们队8个人,背包加上驮袋一共有30多个,堆积如山。好在人多手快,三四个人爬到车顶上装包,其他人有的帮助往上运包,有的抽空拍照,只一会时间就全部搞定。这时候司机也吃完饭回来了,一边绑绳子一边说:这比我平常跑长途的行李还多。
7:00,准时发车。大家都没吃早饭,还好apple给我们每人准备了一瓶牛奶,免得大家空着肚子坐车。中途司机去一个小巷子去什么东西,行李太高,挂住了电话线,我和顶点二当家跑到车顶上拎起电话线好让汽车慢慢倒出来。
车沿着岷江(?)一路蜿蜒向北,经过都江堰市,转而向右。路只容两辆车错车,司机依然开得飞快,显然是经常跑长途的。11点左右,车过卧龙熊猫自然保护区,吃饭。 路上,顶点队送给我们他们签名的队旗,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也在他们一面空白的队旗上签下了我们的名字。顺便也想给我们的队伍起一个名字,一直未能达成统一。我提议用蜡笔小新做队名,遭到了某些人的反对。转而开始琢磨蜡笔小新里面的人物:动感超人,小白,动感光波。。。。。最后一致通过,贯名为“动感”队,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很酷那,很唬人的,呵呵。
翻过四千五百多米的巴郎山垭口,下午到达日隆镇。在猫鼻梁处停车照相,四姑娘山就在眼前,天气晴朗,正是摄影的好天气。mudplayer早晨就从日隆镇爬到这里等我们,据说路上走了两个多小时。中午在公路边上睡觉,防晒霜没有用够,连被晒得一塌糊涂,王菲一定会自愧不如的。apple很难受,在车上没有下来,估计是高山反应。我的头也有点疼,看来体力不是很好,睡眠不足。
进入镇子,陆三哥(陆中荣)家就在马路边上。他家住不了这么多人,手套对明天不上山,在长平沟适应,于是商定他们今天晚上去下面三哥家新的房子住,我们队和顶点队住在离进山比较近的房子里。三哥家是藏民,斜披着袍子,里外忙着跑,很快就准备了两桌饭。大家都饿了一路,狼吞虎咽之。顶点队比我们人多,请他们站着吃的人过来,不肯,太过客气了。
apple已经缓过来了,饭后去镇子上逛,买东西。镇子很小,除了旅馆,几乎没有别的设施,所有的房子都靠在公路两旁,后面背山。三个房子后面就是上锅庄坪的小路,买完东西决定一起上山适应一下,好让晚上睡的舒服一点。穿戴整齐上山走了顶多50米,就被收门票的拦住了,要求买票。我们声明只是上山适应一下,明天上山自然会正式买票,人家就是不肯放继续前行,态度尚可,只得罢休,回去收拾装备。 检查装备发现我的头灯不亮了,换上备用灯泡,依然如此。换mudplayer的灯泡,好了。真是倒霉,居然两个灯泡一块坏,mudplayer还没有备用灯泡。拿着头灯上街碰运气,转了一圈没有买到。gaox提醒镇子上有一个ozark专卖店,说不定有。找到楼上,一群人在打牌,我这个多余的人似乎很不受欢迎,其中一个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答曰没有,我就知趣地告辞了,不要打扰人家的雅兴嘛。
一折腾到了晚饭时间,饭后睡觉的睡觉,上街吃东西的吃东西,我们几个和顶点的几个闲人上街闲逛,老朱原来在山野上约山友们今晚在桥头碰头,大家戴上头灯赴约。估计他那个帖子发的时间太久远了,桥头只有我们几个,并非如想象中人声鼎沸的样子,于是决定去下面的手套队住处骚扰一番。 手套队住在一处未完工的房子里面,一群人正围着桌子认真地开会,据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好天气,后天开始下雨,而且连续几天都是雨天。他们经过讨论决定,明天和我们一起上。看着大家都在准备明天早起,我们一群人也打道回府睡大觉去也。 回到三哥家,apple他们已经睡下了。

5.2  晴,日隆镇--BC
早晨又是六点多钟起床。mudplayer约好的马已经到了,非常准时,而我们的动作却慢腾腾地,让人家等了不少时间。汽油似乎拧不紧(后来发现是mudplayer把口拧错了),不敢放在背包里,就扔在一个塑料袋里面准备让马夫给拎着。匆忙中吃过早饭,拼命往肚子里塞下了一隔板馒头和两碗稀饭,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到达BC呢。 一共雇了六匹马,三匹驮行李,八个背包加两个驮袋,另外三匹驮人。卖门票的人已经等在门外了,看来是决心把我们堵在屋子里,以免逃票。收集了大家的三个学生证,去和门口的人交涉,答应八个人买七张门票,总共210块钱。省一点算一点,时间要紧,就这样子吧。
镇子上似乎对马的管理很严格,驮人的马必须排号等候。我们的六匹马先要都胡乱驮上一些行李经过山上的检查处,领导们才能上马。一切准备妥当,发现手套队也在卖门票的地方浪费时间呢。 让mudplayer押队,反正他认识路,所有的马也是他联系的。我和病人各带一个对讲机,mudplayer一个,马队一个方便联络。
锅庄坪
第一个目的地是锅庄坪,这是从四姑娘山伸出来的一个山脊,面向大姑娘山的话,我们在山脊的左侧。先要翻上山脊,然后沿着山脊右侧的路线进山。这一段上升很快,也比较陡峭。路上全都是人,相当多的背包族,也分布清楚是去什么地方的,埋头走路就是。 没走多远,就碰到路上收“帐篷费”的人。这恐怕是四姑娘山的一大特色了,大家玩了这么多年,这个费用还是头一遭。幸好在此之前已经听说了这个费用,不然又要和他们理论一番了。据说“帐篷费”是按照帐篷的面积收取的,每平方米每天多少钱,不过他们的人从来也不会去BC应的检查,所以尽可以告诉他们只有很少的帐篷。大老远来了,犯不上在这种地方和他们较真,让mudplayer负责和他们谈判,其他人继续往前走。至此,苦力组四个人(中国病人、5v、gaox和我)走左侧的人路上山,领导组的三位(老师,fuli,apple)走右侧的马路,等到合适的地方换马。
过了一会,对讲机里传来mudplayer的声音,帐篷费已经交完,他在赶上来追我们。为了省时间,他走人路,不走马路。领导们却说,马已经驮着行李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看不见了。没办法,只好让领导们多走一段路了。
三十多分钟,我们已经赶到了锅庄坪。从这里看地形更为清晰,我们处在一个山脊的中间。顶点队的队员正在休息,他们自己当马,很是辛苦的样子。不像我们,一身轻松,还有雪杖,如果不是为了等马队、mudplayer和领导们,根本用不着休息。大家互相攻击一番,对着对讲机询问领导们的情况。他们已经翻过了一个山脊,还是没有看到什么马队。我爬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可以看到路上有好多匹马驮着行李走过来,可都没有我们的背包,似乎是手套队的。
又过了一会,fuli在对讲机中说,他们已经找到了马队,正在换马。看来一切顺利,鉴于马队逼人腿走得快,我们苦力组五个人继续前进。
山脊
从锅庄坪往前,一直沿着山脊右侧的道路走,海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很长。开始一段路分为两条支路,一条是沿着山脊的最高点走,一条是沿着山脊右侧走,两边高度也就是相差几十米。看到山脊高处有两个佛塔的样子,我和病人决定去看看佛塔。在佛塔下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四姑娘山的四个姑娘依次排开,很是漂亮。mudplayer在对讲机里说,这里叫什么云杉坪,是看四姑娘山最好的位置。歪打正着,居然被我们赶上了。5v和gaox两个懒虫在后面磨蹭,估计是拍不到这里的照片了,不错。
一边走,一边看GPS的位置,似乎前途慢慢,离转向上山的路还有五公里多的直线距离,不用急,慢慢走吧。对讲机不断地前后联络,5v和gaox一直在我和病人的后面磨蹭,马队也一直没有追上来。我和病人一致认为,这肯定是被韦小宝下过巴豆的那队马,不然为什么走得又慢,又不能驮东西呢。
到的一个休息点,人做了一地。我没有带水壶,在apple身上。只有病人带了一个壶,几个人就喝他的。烧烤架子上有羊肉串,烤玉米之类的东西。羊肉串是领教过了,能把人闲死,想买两个玉米解馋,居然没有了,生意着实不错。 过了一会,我们的行李马匹先赶了上来,领导们骑的马却还在后面。让gaox,5v和mudplayer他们先走,我和病人留下来等领导们的马。对讲机中说,我们10分钟就到了,5分钟就到了,2分钟就到了,还是不见踪影。看看前面的人已经走出很远了,还是赶紧去追吧。领导们的马夫不认识上山的路,gaox他们又把认识路的行李马夫跟丢了,真是麻烦。要是走错了路,可要浪费不少时间的。 发现川马还是不如新疆的马匹健硕,我跟在一批驮人的马后面,居然不用走得很匆忙。记得上次在天山,马一会就走没影了。(当然,新疆的马也比不上wtn和杨春风这样的新疆长耳朵的家伙,他们能超过新疆的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走了一会,发现手套队的人和马夫已经在前面不走了,据说已经过了上山的分岔口了。看了看GPS的点,果然如此。等了半天,后面的队伍才上来,我们就地上山,反正目的地相同,都是大草附近的大本营。走不多远,路过老牛园子,这里估计是以前放牛的地方,又牲口圈,还有一个用大片石头做屋顶的房子,很有感觉。拍了几张照片,马夫还是没有上来。对着GPS看,大本营应该在正北的方向,可是不知道该从左侧还是右侧山坡上。看马路,似乎左侧的路要比右侧的路走的人多,尝试着往左走走看。 爬了一百多米,发现越走越远,不太对劲,于是坐在山坡上等。这是片三四十度的山坡,有不少灌木和草,树木已经不如路上多了。驮着领导们的马队终于上来了,一直向右走去,看来我们是走了冤枉路了。沿着等高线的位置横切过去,倒是不费什么体力。海拔已经快四千米了,走起路来很吃力,下定决心:如果前面没马,坚决不走,以免走错。马和马夫似乎都心不在焉,走走停停,令大家很是着急。我们的六匹马有一匹不知道在后面的什么位置,马夫还要到后面去找。
就这样磨磨蹭蹭的,到大斜坡的尽头,翻过一处风很大的山梁,开始出现雪了。看看GPS,离大本营还有1.3公里的直线距离,不算近也不算远,大部队先走,我留下来等后面的马。手套队的人也在后面磨蹭着,似乎在等人。我在山梁上躺了一会,风吹得难受。恰好对讲机里传来mudplayer的声音,让我不用等了,前面的马夫认识路;病人也在对讲机里叫,说不知道该怎么走。我爬起来,发现他就在我们刚才分手的地方不远,两个人一起沿着一条小河的河床往上走。
BC
尽量不看GPS,这样还能快一点。对讲机里mudplayer说,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应的位置,我和病人大为兴奋,终于可以休息了。果然没走多远,我们的马已经不走了,mudplayer和领导们正在四处走着看地形。对着GPS点的位置看,这里何晨峰他们大本营的位置距离200米,应该差不多到了。再往上是一个陡坡,不能扎营,这里地势平缓,更主要的是有一条小河可以方便地取到水,是一个很不错的应的。地上的小灌木也很柔软,帐篷压下去之后,应该不会咯到的。
六匹马到了五匹,装备拖带已经到达,只有我的帐篷还在路上,不影响扎营。八个人一共带了两顶TNF VE25,两顶mountain24,决定在BC扎一顶25两顶24,正好可以睡8个人。我的那顶25扎到高BC,穿越的时候用。人多手快,帐篷很快扎好了,手套队的人也陆续到达。
埋锅造饭,用大锅煮了四代方便米,里面加了不少腊肉。我和wxh感觉不错,体力很好,决定上去侦察一下。病人计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即使计划穿越,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在山上,今天不必背东西上去。我觉得东西放在山上恐怕不安全,根据kristan的说法,说不定会不翼而飞,干脆就是纯粹的探路了。上山的人待遇当然要好了,我和mudplayer可以优先吃东西,很爽。不过腊肉根本嚼不动,只好囫囵吞下去。吞了几块,觉得实在不成了,恶心,剩下的都吐掉了。我估计自己的食量,恐怕连一袋方便米都不到。
探路
饭毕,躺下来休息一会,顺便测量心跳,64下每分钟。不太相信,再测,没错,大喜:原来身体还不错嘛。mudplayer和我收拾停当出发,走上斜坡,发现GPS点和晨峰的大本营重合了。原来他们也不过比我们高一个小坡而已。不过这里雪已经到膝盖了,走起来很是困难。我们尽量挑选有裸露岩石的地方走,这样还能舒服一点。穿过一个雪原,看到前面有两个人在烧水。根据他们的装束,应该就是mudplayer所说的川大的两个人,一个学生,一个鬼子。红色高山靴,冲锋衣裤,没有雪套。 走到跟前,打过招呼,他们也认出了mudplayer。询问山上的情况,他们说在山上已经待了两天,今天早晨从我们现在的位置出发去冲顶,走错了路,从一个很陡的地方上了垭口,引发了几次流雪,不敢再走了。从离顶峰两百米的地方下撤,回到现在的地方用了五个多小时,体力几乎耗尽,几乎连小命都丢在上面了。现在他们准备在山上烧最后一锅水,然后回到鸡棚子住宿。
听了他们的话,看看我们的脚印,觉得这次穿越恐怕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当时与其穿越的条件是:没有什么雪,天气状况良好,大家的状态良好。这么大的雪,山脊上应该是很大的雪檐,天气预报说明天天气变坏。一切表明,我们基本上只能按照最低目标--达峰登顶计划了。
mudplayer和我从右侧绕过传统BC上面的大石头,发现雪经常会没到大腿,一不留神整个人就陷进去了。特别是mudplayer,这个家伙比我重20多公斤,每一步都必须竭尽全力。我尽量选有石头的地方走,可往往石头就在前面了,人的两只腿都陷进雪里面去了。 绕过一个雪包,可以清晰地看到整个垭口下面的雪坡了。左侧的石头较多,在这种时候应该相对好走一些。右侧的雪很厚,石头几乎露不出来,走起来可能会很困难。搜肠刮肚,前人的游记似乎没有说应该怎么走。我们两个决定继续沿左侧的岩石向上走一段。这一段更是费劲,走到后来mudplayer强烈要求走到前面去开路:反正我踩的脚印他都用不上,肯定是要陷进去的,不必我来做无用功了。爬到高处,可以看到我们上来的路线,向远处望去,川大两个人的路线在我们路线的左侧。如果没有雪,那应该是正确的路线。不过现在看来,是两排脚印深深的印在雪地上。看看时间,已经5:30了,决定先切到川大两个人的路线上,看看情况,然后按照他们的线路撤回去。
我的头已经开始疼了,估计是高山反应。在雪堆里挣扎着前进,终于到达他们的路线。雪化得很厉害,几乎每个脚印都是深及大腿,走起来好痛苦。我们两个走走停停,一路休息着下去,感觉并不比来的时候轻松。上升用了一个半小时,下山居然用了一个小时,这是我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下山经历了。相比起从muz C2下到BC只用了两个多小时,这可真是不堪回首。回到营地,头痛得不成,apple也反映严重,所有人都睡下来,我也是倒头便睡。 一觉醒来,9点多钟,头不痛了,没反映了,大喜。起来喝水,帐篷里其他人似乎也被感染了,状态奇好,胃口也巨好。apple从病人帐篷门厅的食品驮袋里弄了几个面饼、咸鸭蛋回来,大家分而食之。白天喝水太少,趁此机会赶紧补上,我负责烧水,一锅接一锅,谁出去上厕所就弄一些水回来。吃喝之际,不免大声喧哗,其他帐篷里的兄弟们就只有忍着的分了,呵呵。

5.3  BC休息
本来以为已经适应了高度,没想到半夜头开始疼了。睡一会醒一会,醒的时候非常难受,正好我们帐篷的门厅里面堆放了大量的背包,最靠近帐篷的背包把帐篷向内压出了一个大鼓包,硬硬的,把脑袋的在上面还舒服一点。apple谁在我右侧,她昨天下午状态也不好,也是晚上才活分起来,对我的翻过来掉过去不为所动。gaox睡在我左侧,一点都挤不到我,只有我在中间滚来滚去。
早晨7:00左右,头正在难受,mudplayer起床了。叫我同起,被拒绝了。反正穿越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们也不会在今天下山,明天再说吧,等头不这么难受了的。希望今天是一个好天气,把雪多晒化一点,明天的难度也能小一点。翻个身,昏昏沉沉继续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似乎gaox也爬起来了。再过一会,似乎已经收拾停当,准备出发了。只是没有合适的东西放冰爪,最后拿了一个防潮垫套子走。(那时候我头剧痛,没能帮助他准备东西,现在想起来还很惭愧)手套队似乎也已经出发了,他们只有今天一天时间在山上,没有等待明天的可能。
对讲机传回mudplayer的消息,说早晨雪冻得非常硬,根本陷不下去,与昨天相比,简直是一种享受。他只用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到达了我们昨天探路的终点。病人听了,也蠢蠢欲动。再过一会,mudplayer说走错路了,上到一个极陡的雪坡上,不敢换冰爪云云。再过一会,gaox说mudplayer被困在雪坡上下不来,他在雪坡的下面,mudplayer说雪坡有60度,下面是石头,有滑坠的可能。我赶紧告诉他:如果滑坠,一定要把脑袋对准石头撞下去,免得摔不死还要我们上去救。
再过一会,mudplayer没有了声音,不知道怎么样了。病人背着背包,插了三只冰镐,准备上山救人、登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bogda的时候5v在雪坡上我们嚷着要上去救一样,纯粹是搞笑版的,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任务,他就瞎折腾呗。在过一会,5v也出发去追病人了,对讲机已经被带走了三只,他没有对讲机,要病人等着他。
过了一会,gaox对着对讲机喊:mudplayer他们已经登顶下撤!营地顿时高兴起来了,我的头好像好一点了,爬起来烧水。对讲机已经可以联络上mudplayer了,在他之前有两个手套队员登顶,之后有两个,gaox看到的困在雪坡上的人并不是他。gaox此时已经准备冲顶了。mudplayer和我都非常担心,午后太后晒化的雪非常软,现在已经快12点钟了,就算是上去了,下撤也将是非常痛苦的。不过似乎gaox信心很足,体力也不错,过了一会已经翻过了垭口。
三位领导的状态都不好,躺在帐篷里不肯出来,也不想吃东西。apple说闻到炉子的味道不舒服,我就把生火的地点搬得离帐篷远远地。肚子很饿,从装备驮袋里翻腾出一袋皮蛋瘦肉粥,煮开,很香。再一次问了一遍各位领导,希望哪位赏脸能喝一点,还是遭到了拒绝,看来都没有好转的迹象。mudplayer还没有下来,只好我独自享用了。
mudplayer终于到达了营地,自我感觉良好,说体力很好,没有太大损失。剩下的半锅皮蛋瘦肉粥喂给他吃,居然没有感激涕零的样子,很不爽。他说从早晨到现在,支持了一个糖,没有吃任何其他食物,故意的。看来这个家伙的肥肉没有白长,春节的时候去沙漠,它也是走到第四天才开始中午吃零食的,而我每天快到吃饭的时间就要拼命吃糖,唉,可惜平时没有积累。
病人和5v这两个无聊的家伙也从山上下来了,好像没有走多远就返回了。雪已经开始软了,不好走。大家开始担心gaox,他从垭口到峰顶只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很快。不过下山时最大的问题,除了对着对讲机喊一切小心之外,我们帮不上他。手套队的人陆续返回,不过在mudplayer后面登顶的手套和九九还没有下来,而且山上可以联络到的人数似乎也不够,不知道都在什么位置。
gaox越来越近,但似乎进展缓慢,体力消耗很大。最后一次通话,他在距离我们30米左右的山坡上,还是休息了半天才下到营地。gaox很兴奋,脸上看不出太多疲惫,鉴于他下撤花费的时间,还是让他赶紧进帐篷休息,喝水,吃东西。手套队的人基本齐了,收拾帐篷准备下山。
老师似乎很难受,病人坚持要他出帐篷蹓跶蹓跶,能好一点。量一下体温,38度,看来不是帐篷里时间过长的问题,确实有问题了,还是赶紧下山为好。手套他们有两匹马上来驮行李,过去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可能腾出一匹马给老师骑下山。无奈他们的马匹本来就不够用,马驮的行李大部分是睡袋之类当天晚上必须用的东西,只能另想办法了。
正为难见,忽然间山上走上来一匹驮着行李的马,原来有别的人上山了。大喜,跑过去问,今天是否下山,的到了肯定的答复,大喜,赶紧让老师准备下山的东西。原来他们有两匹马,一匹驮行李,一匹驮人上来,真是不错。讨论一番,决定病人留下来明天继续登顶,mudplayer陪老师和apple下山,正好两匹马。fuli的状态似乎恢复了,继续留在山上。他们三个人背上自己的睡袋和日用品下山,其他东西我们剩下的人带下去。 要走了才想起来,这次出来还没有照过全家福。于是每个人掏出相机,让手套充当摄影师,恐怕这个家伙身上从来没有套过这么多相机吧。
送走三个人,剩下的人开始准备吃的东西。驮袋里的食品是准备8个人吃四天半的,看现在的计划,明天就要下山了,现在当然要挑最好的拼命吃了。gaox睡了,n次劝他喝水,未遂。只得偶尔强迫他起来喝些水,免的脱水了。饭毕,烧水灌壶,这样明天一早可以早早出发,不用烧水了。一切收拾妥当,才三点多,管他呢,睡觉。
今天帐篷极大地丰富,做饭的时候觉得风向不对,把剩下的一顶VE25也扎了起来。这样,营的总共只有5个人,却有两顶25两顶24。5v和fuli看中了新搭的25,从他们的25里面搬了出来,说是追求宽敞一点。没想到那顶25是为了做饭才搭的,根本没有考虑地面是否平整,等他们进去了才发现斜得厉害,又被我们嘲笑了一番。好爽,晚上他们要滚来滚去了。
晚上7点半,一觉醒来,睡不着了。病人也在那个帐篷里哼哼,外面似乎下起了小雪,真是鬼天气。病人一个人无聊,跑到我们的帐篷里来骚扰。我还是有点头疼,懒得理他,gaox依旧处于半迷糊状态,这个家伙只好百无聊赖的躺在我们两个中间无所事事了。不时撩开帐篷看看外面的天气,不是很乐观,云从山的那一边涌过来,云层很低,很厚。躺了一会,依然无聊,病人独自回去睡觉。
我和gaox轮番醒来,都睡得很轻。每次不管是谁醒来,经典的问答是
woodhead:gaox,喝水
gaox:不喝。几点了?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吗?
woodhead:不用,我们自己都弄好了,继续睡觉。
最搞笑的一次,gaox问:咱们现在是等天黑吗(当时是夜里)?今天几号了?咱们这几天干什么了?我给他详细解释了一番,他又睡过去了。不过我可睡不着了:别这家伙得了这个肿那个肿的吧。仔细听他睡觉的声音,呼吸很均匀平缓,没什么异常,也听不到肺里什么泡泡的声音,除了总爱问:“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吗”和搞不清楚时间之外,还算正常。估计是劳累过度,应该多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
外面不时有雪粒打在帐篷上的声音,但愿雪不要太大才好。 (这一天都在营地待着,时间点不是很清楚)

5.4  BC-顶峰-日隆
凌晨3:00,醒来一次,睡不着了,有些头痛,想出发。但想这个时间去叫那两个家伙,肯定会被骂的,只好继续睡。昨天怕人少挨冻,而且自己感觉似乎脑袋有点热,就把fleece衣服裤子都穿进睡袋里了,感觉燥热。
5:58,病人叫起床了。我头有些疼,没有赖床的资本,迅速穿好冲锋衣裤,喝一口水。gaox醒了,还是那句话: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吗?告诉他一切ok,给他喝了点水,免得他接下来没水喝:我要带着个保温瓶上山的。
6:10,站在帐篷外面了。把所有帐篷里的保温瓶集中起来,除去昨天晚上喝掉的,装满了我的1.5升保温瓶。我早晨不吃东西可不成,到食品驮袋里找了半个面饼,就着病人水壶里冰凉的水吃下去。温度很高,一点没有山上的样子,凉水喝着很舒服。
三个人决定带一大一小两个包,5v的小包装了两个冰爪和一个水壶,病人的大包装我的冰爪和三只冰镐。我把数码摄像机的电池袋子挂在脖子上,摄像机别在腰带上。从帐篷下面找到一块压缩饼干揣在冲锋以右手的兜里,加上里面剩余的的阿尔卑斯糖和大白兔,三个雀巢威化,应该足够吃了。冲锋衣左手兜里放的是GPS,这是最好拿的地方。理光GR10揣在冲锋裤左边的兜里,里面还有20几张反转,足够了。右边冲锋裤的兜里揣了一副Gore-Tex的单层手套备用。没有戴帽子,只戴了一个秀水买的头套,大眼镜,扣上冲锋衣的帽子,应该足够了。5v说他带了备用眼镜。按照昨天他们的速度,路程应该不会很长,带的东西应该足够了。
6:30,从BC出发,fuli也醒了,让我们小心。营地的对讲机挂在gaox帐篷里。
昨天的雪似乎不是很大,地上雪很少。云层高度和大本营的高度相当,向上全都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向山下看去,也是雾蒙蒙的。没有风,也不觉得冷。我下面穿的是心逸、天蚕、冲锋裤,上面穿的是心逸、天蚕、薄fleece、冲锋衣,fleece手套,gore-tex登山鞋、普通雪套,厚毛袜子(上山穿的袜子已经露脚趾头和脚后跟了,没法上山)。
时间还早,走得很慢,反正不远,不着急。翻过营地上面的坡,的上开始有雪了。一踩到雪上,突然发觉不妙:雪似乎没有冻住!不像昨天mudplayer描述的只能踩出一两厘米的印子,一脚下去至少就到膝盖了,有点像的一天探路的雪况,只是稍微好一点。可那是下午,现在却在日出之前,恐怕是昨天太热,晚上的温度不够低所致。病人踩到雪上,也大为抱怨,和他昨天上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更像是昨天下午的样子。
没办法,那也只能走呀。我空身,5v背小包,病人背大包。我走最前面,踏着前人的脚印走,5v第二个,病人最后。没走多远,进入到迷雾之中(其实应该是云),四周能见度迅速降低,只能看到10米甚至5米以内的东西。不敢分得太远,走几步就回头看看,约好一旦出了视线范围就叫,免得走丢了。这一段路都是前天探路的时候走过的,对地形很熟悉。
7:20,大概50分钟,到达我和mudplayer探路的终点。比一下时间,比mudplayer昨天的30多分钟慢了许多。不过已经很不容易了,病人几乎每走一步雪都要到大腿,体重重也有缺点。我大概有30%的概率会陷到大腿。 过了这一段,就到了垭口下面的雪坡了。能见度太低,只有5-10米,根本没有办法选择路线。我记得探路的时候感觉是应该紧贴着左侧岩石地带的雪坡上升,这也应该是他们昨天返回时候的路线,或者说是“正确路线”。于是三个人一边讨论,以便尽量贴着左侧的脚印前进。还好,走不远就可以隐约看到黑色的石头,能让我们稍微安心一点。
雪更厚了。昨天的雪在大本营的位置都化成水了,在这里却部分堆积了起来,温度要比大本营低一些。我陷下去的次数少了,病人却更加痛苦,经常陷到大腿根的位置。我心里琢磨着:也许到前面,海拔更高一点,温度更低一点,雪能冻住。 走完痛苦的平地,前面的雪坡渐渐陡了起来,雪也渐渐硬了起来。大家换上冰爪,趁机休息一番。病人累惨了,他每一步都要跟雪搏斗半天。号称回去要减肥。和大本营通话,似乎gaox一切良好。
看到一个指路的石头堆,看来我们的方向没有错。gaox说后面还有很多,可我们再也没有看到,不知道是能见度太低还是都被雪埋了起来。雪坡大概有30-45度,中间露出不少石头,应该是mudplayer他们昨天说可能滑坠的区域了。没有想象中的陡峭,人滑下去不会有太大问题,除非听我的话把脑袋对准石头:)三个人依然是雪杖,只是把雪杖缩短了,这样走起来更舒服。
9:00,走着走着,在一片白茫茫中上方似乎有一些黑色的大石头,莫非已经到达垭口了。爬到石头顶上,掏出GPS一对,果然,何晨峰的点之差20米。时间是9:02(GPS点010),兴奋地告诉大本营,我们已经到达垭口了。这时候,居然mudplayer在对讲机里出现了。看来垭口是在大本营和日隆镇的中央,所以大本营没有办法和日隆联络,而垭口可以。mudplayer报告说两位领导状态良好,目前正在睡觉,请大家放心。要我们自己小心,掉下去他可不管收尸。垭口之后应该先向左切,在沿着山脊向右。。。。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不管他怎么说,照着我们认为正确的脚印走就是了。
吃喝完毕准备出发,突然5v的冰爪带断了。刚才还夸他这次上山什么东西都没有掉,看来是说早了。对付着把冰爪弄好,凑合着吧。好在这一带都是雪,不是亮冰,用冰爪只是心里更踏实,没有也对付了。 从垭口出发,面对大峰方向,在山脊的左侧向前切,雪坡有三四十度,雪到小腿附近,没有什么危险。传说中下面应该是悬崖之类,我们除了雾什么也看不见。一直沿着脚印走。9:29,到了一处比较平整的地方,应该是mudplayer描述的所谓鞍部。
再往上,是一个大雪坡。和mudplayer通话,他给出的所有标志全部不存在,根本看不见。昨天的脚印全都看不清楚了,都被新雪掩埋,只能从雾蒙蒙的地上看到稍微不平坦的雪面,偶尔有一些雪杖的孔作为参考。不敢乱走,谁知道什么地方是雪檐。走十几步,就掏出GPS定一下位置,确定峰顶的方向,然后用XLander的指南针找到正确的前进角度(上山之前曾经看过地图,这里的磁偏角为零,不用校正)。如是n次,不断报告离顶峰水平距离,垂直距离,方向,颇为耗费时间。 山坡的角度让雪的厚度更加讨厌了,踩上去不断往下滑。用前脚掌踢冰的动作似乎能比较省劲的制造脚印,可是也持续不了几步就没力气了。
10:00左右,顶上隐约出现了石头。10:14,站到了石头的中间,前面是雪檐,应该是顶峰了吧。什么都看不见,不爽。掏出摄像机、相机乱拍几张,冲做登顶照片吧,估计什么也看不见。(回家之后还没看过录像,不知道效果)据说真正的峰顶应该在两侧的山头,没上。能见度只有两三米,看不到危险地形,不上。反正也不怕人说我没有登顶,无所谓,小命要紧。记录GPS位置,和在垭口的误差一样:20米。头一次登顶,感觉有些失望:什么都没看到。
折腾完毕,下山。途中偶尔云露出一个小缝,能看到对面的山峰。不过等掏出相机,一切又都归于混沌了。 从垭口向下,好多地方可以坐下来滑,还可以练习冰镐减速和制动,很爽。碰到重庆两个人在上山,祝他们好运后继续下撤。
从垭口以下到大本营的路不堪回首,在雪中挣扎,比登顶累无数倍。以至于快到大本营,连只插了三根冰镐的背包都显得沉重无比了。 下到大本营,吃煎鸡蛋,喝水,体力迅速恢复。gaox也已经完全好了,看来只是暂时失掉记忆力。fuli也欢快地在给大家做饭,他们已经收好了两顶帐篷,很是能干。山下上来另外一批人,是smth上面的,看来没有什么经验,没有保温壶,把我的大壶留给了他们。
下山,无耻的5v要了马,我们三个先走。路上听到他把一根simond雪杖丢了,果然是白痴。越下越觉得自己上来的时候不容易,原来从日隆到大本营那么远,上山的时候一点没有感觉。 不断对着对讲机喊:mudplayer,我们要吃羊!可总没有回音,看来路途还很遥远。终于到锅庄坪了,居然还下起了雨。看到三个他们院子里站着老师、mudplayer和apple,飞奔下来。见到apple,见面的问候是:呵呵,你们终于找了一个小山头欺负成功了。唉!

5.5  日隆--成都
一大早起来上车抢座位,驮袋大包要运到车顶上,按着病人的形容:逃荒的。很贴切。 日隆下雪,巴郎山垭口附近下雪,司机几次停车让大家照相,真是好人。所有人的机器里的胶卷都用光了,只有我的数码摄像机和GR10扔到大包里拿不出来,幸免遇难。
到达成都,病人、老师和mudplayer去找旅馆。我们四个人外加8个背包2个大驮袋,居然都塞到一个小面包里面被运送到旅馆,也算是创了纪录了。

5.6  成都腐败
中午存好包,去盗版音像市场一通采购。 下午就吃东西,买土特产品之类。傍晚蹲在西南财大门口吃西瓜,桑ren,吃完西瓜瓜皮从脑袋上空往后一扔(其学校门口某处甚象垃圾堆),颇具农民风范,甚爽。所幸并无保安之类上来罗嗦,只是行人侧目。 随后杀入一麻辣烫所在,7人只吃掉42元,甚爽。 饭毕,于一农用品店买一蛇皮袋,满装盗版光盘、土产从西南财大昂首穿过,未被认出是门口吃瓜的农民,甚爽。 运行李至火车站,一当地农民云能提前带入站内,索价10元。及至入站口,发现并无任何超能力,其人未索一文钱,掉头就走,甘当一把免费提行李的活雷锋,甚爽。 提包冲入车站,瞬间抢占附近所有行李架,甚爽。
5.8 凌晨6店回到北京,7:00到家,停水无法洗澡。8:30赶到单位上班,不爽!

绳子:(6mm锦编400m) 604
车费(WXH进山):67
车费(成都市内apple&WXH):48
上网(apple&WXH):19
食品:538
水果:16
汽油:3
汽罐(6):180
饼:15
车费(7人进山):392
午饭(进山途中):63
蔬菜:30
帐篷费:60
门票:(海子沟)210
车票(出山):400
雇马(进3,出2):5x200=1000
住(日隆镇,20人·天,每人·天30元):600
手机费:(wxh联络用)80
共计:4325
人均:4325/8=540
说明:
这里的费用是从成都开始到成都结束的所有费用。 其中,GAS剩余三个,绳子全部未用

gaox在53登顶后时间概念失去,请大家诊断
woodhead 13:49:18 05月15日
gaox在53等定后返回BC,体力明显消耗严重。 随后出现失去时间概念的症状,第二天一切恢复正常。 不知道哪位可以解释一下。
一开始是怀疑体力过渡透支,是否也应该算是轻微的脑水肿? 这次是硬抗过去了,以后遇到类似情况,是让其下撤好,还是继续留在营地睡觉? 请当事人也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便于大家分析解决

我当时的感觉----
蓝眼睛20000 22:25:25 05月15日
我当时除了头痛,还一会儿睡一会儿醒,你们在说十点时,我已经睡了一觉,天很黑,我以为是个大阴天,真的认为已经是第二天了,我当时又半睡半醒,我只希望早一点天亮,我不在帐篷里昏昏入睡,出去走一走,帮你们烧烧水。我想主要可能是因为头痛和睡眠不好还有疲劳造成的,我并不感到其他不适。

雪太厚
mudplayer 21:38:03 05月15日
从头一天探路的雪况看,带上冰爪以防万一就足够了,没必要带冰镐。 从实际攀登情况看,3日如果我不带错路就不需要冰镐和冰爪,就算走错了路有冰爪也够了。4日他们带齐了冰镐和冰爪,冰镐也只是用在下撤时滑降制动上,上升都用的雪杖。 现在想来,从安全角度讲还是该带齐冰镐和冰爪,如果为了省事只在冰爪和冰镐中选择的话我还是选冰爪。 手套队刚好相反,他们只带了冰镐做行军用,没带冰爪。

四姑娘山大姑娘峰登山报告详细内容:
晨峰报告
kristian报告
mudplayer报告
蓝眼睛20000报告
返回登山报告专题目录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登山技术——登山报告——动感队woodhead大姑娘峰报告 | 冰岩地带